世人皆欲杀

《海风》(下)——《哪吒之魔童降世》同人【豹龙/龙豹】【申敖/敖申】师傅您要去哪儿?徒儿载您一程……


本篇说明:

1、本文是电影《哪吒之魔童降世》中申公豹和敖广、敖丙父子二人的同人文,无特别的CP侧重,亦不分攻受,通篇为申公豹主视角。

2、并不知道申公豹和这对父子的CP到底该叫啥,tag是随便打的。题目中的【豹龙/龙豹】【申敖/敖申】,均无特指,既可以指敖广,也可以指敖丙,本人倾向于两者皆有。

3、关于题图:不知道为什么,《哪吒之魔童降世》官方竟然没有给出一张“申公豹和敖丙”的师徒情深图,连申公豹的个人海报都只有一张,画风还和电影本身相去甚远……

所以,只好勉强用了一张“申公豹和敖广”的图……不是我不想用师徒的图,但,真的是找不到啊!

4、非常喜欢申公豹了!结巴的大猫真是让人心疼!于是,好希望有人能好好爱他……【题外话,四年前的《大圣归来》里也是最心疼混沌大王,突然觉得暗黑纤细风的反派拉郎也超带感啊有木有!】

************

相关文章亦可参考:《相欠》——《哪吒之魔童降世》同人【地笼】【天帝/敖广】【天帝/龙王】

前篇回顾:《海风》(上)——《哪吒之魔童降世》同人【豹龙/龙豹】【申敖/敖申】

灵珠融入龙蛋,五彩绚霓充盈在幽暗的龙宫,流光溢彩、美轮美奂。龙子破壳而出的瞬间,海底震动、群妖俯首、洪波翻涌、霞光万丈——龙角巍峨、龙鳞闪耀、龙爪遒劲、龙尾铿锵,俨然天地正气、沛然如神。


如敖广所言,敖丙几乎没有童年,仿佛不经意间,便已是翩翩美少年。


但那白驹过隙般的童年,于申公豹来说是如此特别——吸收了灵珠内天地灵气的龙子,虽然生来就能幻化人形,可龙形的凛然不可侵却也全在一瞬间化成孩童式的纯真可爱。


如师如父。


申公豹是严师,也是半个慈父。


孩子总是贪玩的,一天的修炼结束,敖丙总要拉着师傅在海中纵横驰骋,乐而忘返。虽然此时的申公豹早已将避水诀烂熟于心,可龙族天生的水性,终是申公豹这等后天修习比不了的,他每每跟不上自己那撒欢儿一样上下翻飞的弟子。


“师傅,我驼着您吧!”龙子恭顺地弯下背脊,邀请自己的老师。


骑在龙颈上,双手把住龙角,徒弟便带着师傅游遍四海八荒,那是龙族生而所具的神力,也是申公豹曾经羡慕过的“自由”!即使他早已明白,那所谓的自由是多么虚妄……


有时申公豹会有点儿恍惚,上一次他这样在龙颈上看遍五湖四海、进出浪底涛尖,还是和他的父亲敖广……


直到玩得累了,孩童恣意的心性便又显现出来,也不管当时在哪儿,距离龙宫有多远,就赖在师傅怀里不下来,继而蜷成一团儿呼呼大睡起来。


大概真是太累了,一睡起来就睡得昏天黑地,叫也叫不醒,睡着睡着便化回龙形,将龙尾紧紧缠上腰间,龙爪勾住衣襟,龙须扫上脖颈,甚至还把龙涎蹭在申公豹胸口的道袍上……然而,敖丙从来不知道这件事。


敖丙长得很快,于是那些无忧无虑的日子很快便也就结束了。眨眼间,站在申公豹面前的已是听话懂事的少年,温良恭俭让,莹润如玉,一派谦谦君子之风。


身为灵珠转世,敖丙天赋异禀,可他依旧很勤奋,一如自己的师傅。申公豹交代的每日功课,他只有主动多做的,从没有偷懒耍滑的份儿,尽管还不知道自己身上背负的命运和使命,但对于父亲和老师交代的一切,他都不折不扣乃至加倍做好。


为了能够以“人”的形象出现在世人面前,申公豹需要炼化敖丙额头的龙角,未来的救世主,不能有被人指摘的不完美。


可炼化龙角并非易事,更非不疼不痒,熬炼的过程很疼,尤其对于一个孩子来说。可敖丙每次都闭上眼安安静静地坐好,不喊不叫不哭闹,只有皱得太重的眉、抿得过紧的唇,和攥得太死的手,无声地诉说着他在怎样用尽全力忍耐。


拿道袍的衣角擦一擦徒儿额头密布的汗,“好了,今……今天就到这里吧。”


申公豹看着敖丙松了一口气,然后睁开明蓝色的眼,欣喜地看着自己……他总觉得对不起孩子——如果自己的法力再强一些,也许,就可以让他少受几茬罪了。


“多谢师傅。”少年虔敬地拜服在地。


无声地扶起徒儿,“我还要修……修炼,你自己去……去玩吧!”


少年兴高采烈地转身而去,申公豹盘膝坐下,继续念动咒语,他的功力每增强一分,那个少年就能少受一分罪。


在申公豹眼里,敖丙是完美的,从谈吐到处世,从外形到内心,从法力到潜能,敖丙身上都找不出半点儿瑕疵!除了……


除了他从不曾见识过的人心的丑恶!


敖丙只会单纯地对人好,把事情往善的方向想,赤诚一片,全不懂人心叵测、人世险恶。其实,这也不能只怪灵珠本性纯良,整个龙族都悉心地守护着他身世和使命的真相,把水火交织的龙宫天牢粉饰成温暖快乐的家……


敖丙洁白似纸、清澈如泉,干净澄透得申公豹每每想到未来命运揭盅的一刻都忍不住叹息……他和敖广都默契地始终不提灵珠和龙族之事,也许他们都想在沉重的命运真相压下来之前,给敖丙尽量多些的快乐吧!


但多少是多,多少又是少呢?天劫咒的期限只有三年……三年大限至,天雷灭魔丸之时,就是灵珠领天命、建大功、改写妖族宿命之时!


眼疾手快地匿下乾坤圈,申公豹指给了敖丙最事半功倍的路——魔丸弑父屠师,重创陈塘关之后,你以灵珠身份现世,缠斗到天雷降下,殛杀魔丸即可。然后,你便是拯救苍生的救世主,享信众供养,受万民膜拜。之后便是天庭册封,等你顺利脱离妖籍,封神登天、位列仙班,待到那时,便是你为龙族正名之日……阖族命运,皆系你身!


这条路,申公豹想过很多次了,大概多到过去的三年时间里,每天都想不止一次。所有链条都已接好,全部推演都丝丝入扣,唯一超出申公豹预计的,大概就是“神魔同源”的不可分割。


但即使遮掩,申公豹也完全可以扣着乾坤圈不给的!身为徒弟的敖丙,断不会忤逆犯上,对自己的老师动手。可当申公豹看到敖丙眼里的执着和恳求,不知怎的,便妥协了——他忽然害怕敖丙就这么去救李靖夫妻!敖丙太过善良,不懂阴谋、不会诡计,甚至连自身功力都不敢发挥到极致……而已然入魔的魔丸毁天灭地也在所不惜,他开始恐惧万一缠斗之时,敖丙一念之仁……


可那些愚蠢、胆小又自以为是的凡人,真的会抛弃对妖族的成见吗?申公豹嘲讽地笑笑,如果真的会,那大概就不是愚蠢、胆小又自以为是的凡人了!


果不其然。


敖丙救下了李靖夫妻,也让魔丸恢复了神志,可李靖不依不饶,借口感谢救命之恩,却三拦四阻,更故意将酒洒在袍服之上……初涉人世的敖丙全然不知该如何应对,慌乱之余,便被李靖一把抓下遮掩龙角的罩袍……


“刚见到你我就发觉气息很熟悉,看到你额头的印记我就更确定了!”李靖用手指着自己的救命恩人,步步紧逼。


龙角现世,众皆哗然!怎么被天庭镇压在海底的龙族竟然脱离了天牢?!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在不远处的山上目睹了这一切的申公豹忽然笑到几乎喘不上气!


他仰起头,对着无所不在的苍天拼命地狂笑——敖丙,你看到了吧?这就是成见!这就是你要拼尽全力为龙族修改的宿命!成见,它比山高、比海深、比铁硬、比冰冷!它生根于人心,流淌于血脉,是那些凡人根本不用思考的本能!


说什么破除成见,说什么教化改变未来,说什么魔丸也会善良,也可以救世,还不是因为那是他自己的孩子?!


对救命恩人,哪怕这位陈塘关总兵大人真的感激出手相救的大恩大德,却还不是在抬手之间就拽掉了恩人的罩袍?只为了印证“妖族”的论断……根本没有过哪怕片刻的犹豫!因为妖族必然作恶多端,无需再去证明,出身就决定了一切!更因为人虽不及神,却远高于妖,而“降妖伏魔”早已内化成了无需思考的本能!


这本能,只对血亲例外。


恩同再造的救命恩人,不在此列。


申公豹仰天大笑,原来竟是费尽心机要救魔丸为善的李靖亲手逼灵珠入魔!


“徒儿啊,你可知晓了人心叵测?我和你父亲始终无法教你的这一课,还是得由那些凡人为你补上……你以为可以救下四个人,其实,正是他们亲手葬送了陈塘关所有的人!”


心里这样想着,申公豹自高岩上飞起,而他那个早早预定了昆仑十二金仙位置的师兄得到李靖的帮忙指认,同样也看到了敖丙额头上的印记,此刻,正大肆指责着“原来是龙族偷了灵珠!我要禀明天尊、上报天庭!揭露龙族的罪行!”


生日宴上庸碌的凡人们,被他们大义凛然的李总兵和义正辞严的太乙真人煽动得群情激愤,难听的话脏水一样泼向敖丙和他背后的族人——妖就是妖,狗改不了吃屎!原来是龙族为非作歹!当初天庭就不该给他们留活路……


敖丙愣在半空,他从没有感受过这样汹涌的恶意,不仅仅是针对他自己的,更是针对自己所有的族人——那些虽被桎梏于幽深的海底,却用慈爱和期待给他无限快乐的族人!


敖丙如坠冰窖。


正这时,申公豹悄然落在敖丙身边,长身玉立,高高在上的眼睛斜睨着太乙,冷冷地说,“龙珠,我拿的!”带着三分轻蔑、三分不屑、三分讥讽,和一分桀骜。


看着师兄瞬间惊愕,继而愤怒的表情,申公豹一侧的嘴角微微翘起,把自己留着尖利指甲的手压在敖丙肩头——此时,这个恍然无措的少年正忍不住颤抖着,他根本不知道该如何应对那些刚刚承了自己救命之恩的凡人瞬间暴涨的恶意——只因为他长了一对还未能彻底炼化的龙角……


申公豹忽然有些庆幸自己法力有欠,未能在三年之期到来前将敖丙的双角炼化,若非如此,敖丙又怎能真正明了龙族,乃至妖族一脉无数生灵命定的悲哀?


活生生剥鳞缀成的万龙甲,终不能让敖丙感同身受,只有此时此刻,他才会真正懂得什么叫“欲成大事者不拘小节”……


申公豹手上微微用力,把一股稳如山岳的力量传递过去,压住了弟子不由自主的轻颤,“敖丙,我徒弟!”带着三分夸耀、三分自豪、三分骄傲,和一分偏爱!


灭了陈塘关,杀掉所有知情人,你就还是无暇的灵珠!


然而,神魔本一体……


敖丙脱下万龙甲抵挡天雷的那一刻,申公豹仰天长叹,妖族唯一的翻身机会就这么被葬送了不说,关键是……敖丙断无生机!


申公豹功力不够,他甚至都无法接近威力无匹的天劫咒四周,更遑论去帮自己的徒弟……看到太乙举着七彩金莲冲入天劫咒,他忽然意识到,是啊,自己连个像模像样、关键时刻能派上用场的法器宝物都没有!


除了长叹一声闭上眼,他申公豹还有什么能做的呢?


天雷降下,天地变色,天摇地动……万籁俱寂。


申公豹平静地诉说了全部过程,非常不可思议的,他竟然一次都没有结巴,可他却根本没有意识到这一点,敖广也是。


东海龙王悲愤地在龙柱上缠绕,龙头昂起又低下,垂首再仰起,龙身反复摩擦着龙柱,包括那块生生抠下了最硬一片龙鳞的伤口……


没有什么痛可以比得了丧子,申公豹默然凝立,说不出半句劝解的话语——他的心也早以被彻骨的痛占据!


站在百余年前那块害自己失足落海的礁岩上,申公豹想,自己这辈子大概再也不会念起避水诀了。他无力保护敖丙,也愧对敖广的托付,兜兜转转数百年,竟一事无成……


申公豹知道七彩金莲能保住灵珠的三魂七魄,若太乙寻得灵丹妙药,重塑肉身也不是不可能,只是……脱胎换骨、涅槃重生,那个再造的敖丙,再也不会是自己的徒弟了……


转过身,念动咒语,天地之大,申公豹要重新找寻栖身之地——天之高,非他可翱翔;海之阔,亦非他能遨游,或许,该是时候重归莽原了。


不是飞禽,亦非游龙,原野,才该是走兽的归宿。


***


“师傅!”


身形甫动,忽听得身后有个熟悉的声音……


申公豹动作一滞,竟直直落了下来,他未敢仓促回头,怕那不过是忧思过重的幻听。


“师傅,您要去哪儿?徒儿载您一程?”


“为师哪儿也……也不去,只是出来吹……吹吹海风。”


Fin


评论(2)
热度(59)
回到首页
© 世人皆欲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