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人皆欲杀

《海风》(上)——《哪吒之魔童降世》同人【豹龙/龙豹】【申敖/敖申】“刚才你笑什么?”“痒…”


本篇说明:

1、本文是电影《哪吒之魔童降世》中申公豹和敖广、敖丙父子二人的同人文,无特别的CP侧重,亦不分攻受,通篇为申公豹主视角。

2、并不知道申公豹和这对父子的CP到底该叫啥,tag是随便打的。题目中的【豹龙/龙豹】【申敖/敖申】,均无特指,既可以指敖广,也可以指敖丙,本人倾向于两者皆有。

3、关于题图:不知道为什么,《哪吒之魔童降世》官方竟然没有给出一张“申公豹和敖丙”的师徒情深图,连申公豹的个人海报都只有一张,画风还和电影本身相去甚远……

所以,只好勉强用了一张“申公豹和敖广”的图……不是我不想用师徒的图,但,真的是找不到啊!

4、非常喜欢申公豹了!结巴的大猫真是让人心疼!于是,好希望有人能好好爱他……【题外话,四年前的《大圣归来》里也是最心疼混沌大王,突然觉得暗黑纤细风的反派拉郎也超带感啊有木有!】

************

相关文章亦可参考:《相欠》——《哪吒之魔童降世》同人【地笼】【天帝/敖广】【天帝/龙王】

本篇后续:《海风》(下)——《哪吒之魔童降世》同人【豹龙/龙豹】【申敖/敖申】

命,是什么?


天命、使命?命运、命数?还是乐天知命,要不听天由命?又或者唯命是从,命中注定?


申公豹修炼数百年,也从来没有搞懂过这个高高在上,对他从不曾假以辞色的至高概念,神秘不可解,但似乎又强大不可逆……


真的不可逆么?


毕竟这世上还有一个词叫“逆天改命”!


从申公豹开始修炼的那天起,他就决定要和那个所谓的“命”硬扛到底了。


“你是妖,妖无论如何都修炼不成神的!别白费力气了。”


“快别傻了,和我们一起玩吧!”


申公豹还是只豹子的时候,其他妖兽都笑他。


“你修炼了人形又怎么样?皮囊而已,里面还是妖啊!”


“嗬!还真把自己当人了?你敢在他们面前现个原形瞧瞧么?不追杀你才怪!”


申公豹修炼到可以幻化人形的时候,其他妖兽还是笑他。


可那些嘲笑、讥笑、耻笑、冷笑,只会让申公豹修炼得更加努力!他知道自己天分不太高,可人们不也是常说“勤能补拙”么?别人练一天,他练两天就是;别人呼呼大睡四个时辰,他随便小憩两个时辰就好,反正,他努力,并且坚持努力,他相信未来封神成仙的名录上,最终一定有自己的名字!


拜在元始天尊门下,申公豹不可谓不竭尽全力,他是众多师兄弟里最勤勉的那个,可道骨仙风的师尊总好像看不到他的勤奋认真,第一流的法宝没他的份儿,最高明的法术他觉得似乎也没真正学到……申公豹渐渐感到迷惑,他还能怎么做呢?


直到和太乙一起受命去收服混元珠。


申公豹深知,他和太乙的能力尚不足以对抗混元珠,师尊如此安排,应该只是对他们的试炼。所以,申公豹格外拼命,他知道师尊一定在看着,关键时刻自会出手相救,他要证明自己虽是妖族出身,却不比任何一个同门差,甚至,比他们都还要好!尤其,比那个看起来吊儿郎当、不务正业的太乙好上千百倍!


申公豹最初也是尊敬师兄的,只是太乙横看竖看左看右看上看下看都没有个师兄的样子!可也许太乙真的天分高,很多法术他玩笑胡闹之余,随便念念就学会了,而自己却要花上两三倍的时间反复练习。可不是说“天道酬勤”吗?勤奋有什么错?!


勤奋当然没错,但勤奋不能解决所有问题。


申公豹越来越觉得太乙那个矮胖子碍眼,自己明明比他刻苦、比他认真、比他郑重其事,也比他在乎师尊的认可……甚至,自己清心寡欲的修长体貌都比太乙一肚子肥肉还贪杯误事要养眼也可靠得多!可元始天尊就是几乎不拿正眼看他,无论他有多努力……


申公豹没放弃过,如果努力100次还不行,那就再努力第101次!


羽化飞升、得道成仙,这本来就是神给人准备的,生为一个妖族,却选择了修道这条路,就已然选择了荆棘遍地,位列仙班,是妖族可以奢求的吗?可申公豹总以为,师尊不瞎,世人也非有眼无珠,他们总有一天会看到的……


直到师尊明白无误地说出那句“昆仑十二金仙最后一个名位非太乙莫属”……


毫不隐晦地说的,当着申公豹的面说的,甚至都没有想过稍作委婉的修辞。


太乙听到什么是感受,申公豹不知道,他只知道自己所有的努力和坚持,在那一刹那都变成了荒诞可笑的自欺!没有人会看到,哪怕那个人是元始天尊。


人心中的偏见是一座山,是的,不仅挖不掉,而且,还会“一叶障目”……


师尊闭关前的那句话,才让申公豹真正明白到,过去的数百年来,他所做的修行和当年敖广对反叛同族的镇压没有任何区别——原来,想获得天庭和人世认可,于妖族而言,是无论如何、拼上性命也想要达成的目标……


多可笑啊!他还曾大义凛然地斥责过敖广。


申公豹和东海龙王敖广,算是旧识了,几百年下来,情谊颇厚。


最初,申公豹对敖广是感恩,因为对方救过他一命。


那时的申公豹还未完全脱了豹形,还是个尚在不断修炼的学徒。作为走兽,申公豹从小就有两羡:一羡飞禽、二羡游龙!还是一只豹子在山野间纵横驰骋时,他就无数次地艳羡着那种“海阔天空的自由”。


飞天诀更难,申公豹就老老实实地先练避水诀,颇有小成后,某天在海边崖岸上试咒,却不想海水拍得礁岩湿腻,失足一滑跌进了海里!


突变骤起,年轻的申公豹便慌了神,急切之间,避水诀怎么都念不对,眼看着就要遭受灭顶之灾……如果没有敖广,当时半人半豹的申公豹大概就要出师未捷身先死了,但幸运的是,冥冥间,敖广偏巧碰上。


申公豹喝了一肚子苦咸的海水,光吐水就吐了半晌,也早无法力再维持人状,显出了原形——浑身透湿蜷缩在沙滩上瑟瑟发抖的一只大猫。敖广去龙宫里寻了些治溺水的灵药,申公豹就着敖广的龙爪舔了,豹子舌头上特有的倒刺刮过,若非爪心处覆有鳞甲,舌上的刺刮下些肉来都不奇怪,只是敖广有些忍不住笑……


申公豹恢复大半后问他“刚才你笑什么?”敖广显得有些不好意思,“……痒……”


后来申公豹的避水诀练成,就时常来找敖广,对方总在每年特定的日子带他游历海底,见识种种陆地上未有的奇景。申公豹大开眼界,少时艳羡游龙水中恣意张扬,果然没错!直到有一天他惊愕地看到龙宫之下炽热的熔岩地狱……


“那些……那些都是你的族人?”申公豹错愕地问敖广,那是他第一次看到敖广身上那种神采飞扬彻底荡然无存。


敖广老老实实地解释了前因后果,可申公豹不理解!


申公豹真的无法想象,为了获得天庭的认同,竟然要做出将叛变的族人亲手击败并囚禁于海底炼狱这种事!而且,更为荒唐的是,若真牺牲了一半族人便能羽化飞升、位列仙班也就罢了,可天庭却以一句“看守妖孽,职责重大,非龙族难堪重任”的冠冕堂皇,就把降妖的功臣以大义的名分同样禁锢于海底……


天庭依旧高高在上,龙族依然深陷地狱,反叛者固然没有自由,难道平叛者就有么?一年一度的“恩典”,不过是“上天述职”时的峨冠博带,和申公豹并不知晓的那两日难得自在时与他的纵横四海……除此之外,便只有日夜困守在水火交融的海底,连行云布雨也要听命于天,一滴多不得,也一滴不能少……


原来所谓的“遨游四海”不过是未看到血淋淋的真相前的虚妄——


龙宫?一个换了堂皇之名的天牢!


申公豹不懂,他真的不懂获得天庭的认可就那么重要?那可是和你有着相同血脉的族人啊!


那之后,申公豹很久很久都不再入海了,直到元始天尊命他和太乙去收服混元珠,直到师尊说了那句无意间揭开谜底、窥见真相的话。


百余年后,申公豹再次念起避水诀,落进入了龙宫。一切没有任何变化——冰冷与炽热交织的牢狱里,盘在龙柱上咬紧铁索的龙族……


“很久不见了……”


“叙旧可……可以先放一放,我有一……一个计……计划。”


申公豹平素不善言辞,和一个人能叨咕到天荒地老的太乙形成鲜明对比。其实,申公豹也未必就不爱说话,只是妖言兽语才是他的本性,人言终是后学来的,更何况,他口吃,这是什么法术都医不好的绝症!所以,被人嘲笑过的申公豹学会了藏拙,能不开口就尽量不开口,倒也因此显得格外高深莫测、不可小觑。


他只在敖广面前话多一些,虽然对方也不是没有误解过他没表达完的意思,可申公豹不介意,因为敖广和其他人不一样。


龙蛋是现成的,只缺那枚灵珠。


“他要刚出生就背负这么沉重的使命?”敖广听完申公豹的计划,犹豫了一下,“他一降生下来,恐怕就没有童年了……”


“没有灵……灵珠赋予的使命,他就有童……童年了么?”


敖广环顾了一下四周龙柱上盘绕的族人,深深地垂下了头,是的,总有不可抗拒的天命,或者是灵珠的除妖降魔,或者是龙族的永锢海底……


“他会改……改变龙族全……全族的命运,或许还能改……改变所有妖……族的命运!只需他一个人,不值……值得么?”


的确,值得。


TBC


评论(7)
热度(74)
回到首页
© 世人皆欲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