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人皆欲杀

继续《银河补习班》碎碎念:关于阎主任的形象 兼涉《老师·好》中的苗宛秋

《银河补习班》中的一个画面,估计是大家一点儿都不陌生的——高三毕业生考试后撕书和试卷,每年高考结束后,新闻报道里都不缺此类图片,恐怕都司空见惯了吧!


但其实,那个画面对于我来说,还是很有刺激性的,因为,我从来没有撕过书或试卷……


直到今天,我甚至还保存了几本小学时的课本,当然,没有中学时留存的多,主要是主课的课本,或者我特别喜欢的其他课程的,剩下的那些,都卖废品了。至于是留还是卖,主要取决于课本上被我写了多少笔记或者画过什么奇葩的涂鸦……那些印记都是课堂上认真听讲或神游物外的证明。课堂笔记也是,我保留了好几本上面胡诹了酸诗艳曲、抄了偶像歌词、画了漫画人物、记录了花痴脑洞的课堂笔记,有时候收拾屋子翻出来看,一看就会半天放不下。


所以,其实,我是没法理解撕书和撕试卷的心理的——明明可以卖钱啊!虽然确实卖不了几个钱,但,苍蝇再小也是肉么!


今年春天的《老师·好》和现在正在热映的《银河补习班》,其实都讨论了教育问题,偏巧不巧的是,还都有吴师傅的客串,也是冥冥中的某种天意吧!而这两部剧中塑造的苗宛秋和阎主任的形象,某种程度上是和主角构成一体两面的镜像,从不同角度刻画着老师对于学生的呕心沥血。


关于教育不公平,其实自觉自己是没资格谈这个问题的,因为我就是一个教育资源不公平的既得利益者!如果我不是一个北京考生,那么,无论如何凭我的成绩是考不上母校的,甚至我怀疑在一个高考大省,我是不是能够得上一本线……


虽然高三时复习,也觉得自己挺努力的,但后来和其他外地同学一聊天,才知道自己所谓的努力和人家简直不在同一个次元……无比汗颜!毕竟,整个高三也没断了看欧洲足球联赛、看NBA【当然都是周末休息的时候】、花痴各路男神、嗑CP嗑到上头,以及周末双休,甚至都不知道什么叫“晚自习”,学校每天不到5点就放学了……哦对,还有,谈恋爱……所以,现在别的同学发展都比我好的多得多得多,那都是应该的!安于当分母也是一种幸福,当不能摆脱垫底儿命运的时候,就可以开始接受并学会甘之若饴了。


高考,从来都是不公平的,但有句话说得好,等你步入社会后才会明白,高考,是你这辈子能遇到的最大的公平——因为努力与否在于个人,也真的是自己可以成就自己的事【至少在相当大的程度内可以左右自己的命运】。而当进入拼爹的现实社会后,N年前的那次投胎,就已经决定了一切。


我知道一定会有人说这部片子丑化了以阎主任为代表的老师群体,可能那些人都刻意忽略了马皓文所说的“您把一生都献给了教育,您也是我最尊敬的长辈”,当然,也刻意忽略了期中考试后小高老师来马飞家反应他不按时完成作业时,马皓文说的“学校的要求我完全理解,必要的预习和复习,我也赞成”,而是将马皓文的教育理念简化为:随心所欲、天上掉馅饼。


就像我在前一篇关于《银河补习班》的碎碎念中说过的,这不是一部现实主义的电影,而是一部披着怀旧外衣的幻想片,马皓文这个角色体现的是创作者的理念,而不是可以落到实际的教育技巧。一如这部电影中马皓文对儿子马飞反复强调的,要“一直想”“脑子一直转”,而不是只会在ABCD四个选项中选择那个正确的答案!思考的过程是最重要的,而不是结果。但很可惜,大部分人可能都是带着“结果论”的预设来看待这部电影的,并因此而对一部幻想片大肆批判。


中国有句古话,叫“过犹不及”,中国人凡事最讲求“合适”、“恰当”的原则,真理多走一步还是谬误呢!


阎主任和苗宛秋都是一颗心铺在教育上的好老师,他们为了学生奉献了自己的一切!但他们都不是完人,作为上世纪六十年代的大学生,他们深知“高考改变命运”的能力,也知道在社会大潮下,个人力量的微不足道,所以,他们希望孩子们少走弯路,希望他们也都能通过高考在个人力所能及的最大限度内改变自己的命运。这种初衷没错,手段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也没错,即使在现在,这种理念也基本没错。


错,或者更确切地说是“错位”,只是因为时代变了,国家的发展和物质的丰富,让高考不再是改变命运的唯一出路,而同时,前一代的物质积累,也给了孩子们更多选择的余地。


可能很多人都听过一个说法,所谓如何“三代才能培养出一个贵族”?第一代要让他们读MBA、医科,这些可以在社会中快速变现的专业,以完成资本的原始积累;第二代读政治、法律,然后在仕途角力中谋求社会地位;等有了财富和社会地位的积累,第三代才能去读哲学、艺术、文学、神学、戏剧……


我见过一些师兄师姐,他们在衣食无忧之后,给了自己孩子更多选择的空间——有孩子真的选择了踢足球,也有选择游泳的,有的则在美国读人类学,还有的读了一半书,然后回国来开画廊……这些人,有些可能会成功,也可能很大概率会失败,但他们的父母支持了孩子的梦想,因为人生本就是一个不断体验、不断感受的过程,而不是为了一个所谓目标的不遗余力。


但这条路适合所有人么?显然不是!


在现阶段,只有少数能够由家庭兜底的人,可以选择自由自在【或相对自由自在】的人生。如果只是孤注一掷,那么,无论做什么,其实都没有退路……因此,阎主任和苗老师的存在,就是为那些没有退路的孩子们准备的,他们也会通过阎主任和苗老师的教育而获得所需要的提升。


就像有些孩子对某些领域的接受力高,能够举一反三,那么,超量的重复就没什么意义,只会让他们疲于题海,心生厌倦。而有些孩子接受力没那么高,大部分时候只能有一学一,那么,足够量的重复就非常有必要,让标准的解题思路变成习惯。


孔老夫子都讲究“因材施教”,而我们很多的讨论都还在“一概而论”,只要和自己的想法不一样,就要一棒子打死……这种讨论范畴的绝对化和不能有不同意见的粗蛮,才是最恐怖的!


目前的舆论场,理性讨论的空间越来越小,可容纳观点分歧的弹性也越来越差,反而是对不同意见喊打喊杀能赞同者众……这真是太可怕了!


好的教育,应该没有一定之规,可能也没有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真理,适合的才是最好的。


马皓文的理念是让马飞找到自己的箭靶子,一旦有了目标,人的能动性才会发挥到最大。这样的家长不会很多,但我相信也不会没有,如果你的父母是这样的,请好好珍惜!


阎主任和苗老师的方法是用足够的练习培养熟练技术,打好基础,才能最大限度地在考试中拿分。这样的老师我想很多,如果你的老师是这样的,也请好好珍惜,因为他们不但真心爱着你们,也指给了你们现阶段最事半功倍的那条路。


一体两面的事,千万别绝对化!过了,就错了……


Fin


评论(8)
热度(22)
回到首页
© 世人皆欲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