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人皆欲杀

《七夕》——《遥望》后篇【潘万里/刘培强/潘万里】【吴京水仙】两情若是久长时 又岂在朝朝暮暮~~~


本篇说明:

1、本文是吴京电影角色的水仙拉郎,CP为《流浪地球》中的刘培强和《银河补习班》中的潘万里,潘刘/刘潘均可,无特定。

2、本文时间线为《流浪地球》电影时间线,即潘万里同样生活在2075年的地球。除了刘培强本人的生死与电影中不同之外,其他人物的生死和经历与《流浪地球》中的设定相同。

3、本文内容发生在《遥望》《后勤》之后,具体两人如何相识、刘培强如何劫后余生等部分,详见两篇文章。

4、虽然同样是流浪地球的时空设定,但请务必注意,本文的时间线和作者本人其他“百亿CP”【冷锋/刘培强/冷锋】的文章时间线无涉!是两个完全不同也不会发生交叉的时空!由于作者本人的习惯,一直不喜欢也不写“替身梗”,所以,本文就是非常单纯的【潘万里/刘培强/潘万里】设定!请读者务必知悉。

5、拉郎CP,自带OOC,如对此不适,建议点叉离开。

*******

前篇内容回顾:《遥望》(上)——【潘万里/刘培强/潘万里】【吴京水仙】

                       《遥望》(中)——【潘万里/刘培强/潘万里】【吴京水仙】

                       《遥望》(下1)——【潘万里/刘培强/潘万里】【吴京水仙】

                       《遥望》(下2)——【潘万里/刘培强/潘万里】【吴京水仙】

                      《后勤》——《遥望》后篇【潘万里/刘培强/潘万里】【吴京水仙】 

这天晚上,刘培强发现是日晚餐特别丰盛,当然不是说日常都是瞎凑合,只是今晚饭桌上的菜色以流浪地球时代的衡量标准而言,丰富得有点儿没必要了。


其实,自从潘万里退役后,刘培强就开始不断发现他身上那些令自己无比惊讶的部分。比如,潘万里真的很会做饭,虽然比不了专业厨师的水准,但就一个普通人而言,肯定是远超平均值了!更何况,潘万里此前几十年都在军队中服役,是天天吃食堂的,虽然作为地面指挥控制中心总指挥,他自有“开小灶”的特权,但那也是厨师做给他吃,又不是他亲自下厨,所以,潘万里的手艺到底是什么时候练出来的?


这个疑问在刘培强脑子里盘旋了许久,几乎让他真的以为当时潘万里那句“我当年刚一入伍,就是搞后勤的,现在也算干回老本行”并不是开玩笑……


看着刘培强一副“到底什么情况”的疑惑表情,潘万里给两个人倒了酒,“不要一直愣着吧?我忙活了一整天,好歹尝两口然后再由衷地夸赞一下么!”他笑着说。


“不用吃也知道,肯定都很好吃,所以,你知道我什么意思”,刘培强看着对方,“今天……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发生么?”


“你回来之后的每一天,不都很特别?”


“行了,别故意绕弯子,你知道我不是那意思。”


“好吧……”潘万里放下酒瓶,“要说特别的话,今天确实有点儿不一样,刘培强少将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突然被问“今天是什么日子”其实是件非常恐怖的事!因为会这样问,显然提问的一方知道答案,而被提问者则一头雾水,不得不调动所有的思维触角在记忆的迷宫里撞大运,而事实上,能刚好撞上的概率,可以忽略不计。


双方的生日、公历法定节假日、阴历法定节假日、领航员项目相关的重要节点日……刘培强迅速排除了以上所有的可能性,他对自己的记忆力是有自信的,但今天无论怎么想,似乎都不应该是什么特别的日子。其实,过往的将近20年里,在刘培强确实无法从记忆里提取到所需信息的时候,都有一个最简便可行的解决方案——直接问Moss!作为流浪地球时代最强大的人工智能,Moss也拥有最完备的数据库,以及强大的搜索和判断能力,可以让Moss几乎秒回刘培强提出的任何问题。


可现在他还能这样求助于Moss么?如果是一个公开意义上的特别日子,Moss肯定会给出正确答案,但如果……这个特别只存在于他和潘万里之间,那就算是Moss恐怕也未必知道了。


看到刘培强犹豫不决的样子,潘万里一直想忍住笑容,但又好像随时都会憋不住……刘培强瞧着他那副忍笑忍到快内伤的表情,撇了撇嘴,“好了,别卖关子了,我想不起来,你直说吧!不过,先说好,如果这种特别只和你我有关,那也不是我故意记不住……”


刘培强还没说完,潘万里就真的大笑起来,“行了行了,别打预防针了,这日子跟你我没关,别担心了”,潘万里清了清嗓子,继续道,“如果你还在空间站,随口问一下Moss,他立刻就会给你答案,今天是……所谓的‘七夕’。”


“七夕?”刘培强重复了一下,脑子里转了几个弯儿,才意识到这是那个和牛郎织女有关的传统节日……但这个节日从古至今也只有女生才在意吧?那潘万里这是什么意思?!


看着刘培强狐疑的表情,潘万里笑着说,“咱们中学课本里不是学过秦观的那首词?‘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然而刘培强的困惑并没有因为这样一句解释而有丝毫消解,潘万里又继续道,“我也没有比你大太多,不会你的中学课本里已经没有这篇了吧?”


刘培强摇摇头,潘万里刚才的话点醒了他的记忆,这首词的确在语文课本里,而且要求背诵全文,但这和潘万里此时此刻提起这件事根本半点儿逻辑关系也无!


毕竟就算是为了教学要求和考试进行了背诵,可这种婉约缠绵的词句,只有女生们反复吟诵心心念念着不忘,他们这些男生交完考卷怕是就一股脑地都还给老师了!如果说潘万里能记得几句辛弃疾等豪放派的词句还算可以理解,可他竟会记得那首《鹊桥仙》就实在是不可理喻了!


潘万里从来不是个多愁善感、伤春悲秋的人,更何况,几十年的军旅生涯,一次次面对生与死的艰难抉择,就算真的曾有过细腻敏感的心思,也早就被打磨成铜浇铁铸的坚强了!所以,面前这个笑容满面的潘万里,让刘培强突然觉得充满了违和感。“你居然还会记得那首词……”


潘万里笑着摇摇头,“和你一样,其实我早就不记得了。”说着,他夹了一筷子“西湖醋鱼”放到刘培强碗里,“边吃边说?凉了不好吃了。”


就像刘培强事先的论断一样,西湖醋鱼的味道非常棒,芡汁勾得恰到好处,淋在鱼身上,红亮浓香,这道菜最是讲究火候和时机。当然,流浪地球时代的西湖醋鱼,只是延续了过往的叫法,西湖是早就没有了,无论草鱼还是鲈鱼,也早就没有了,一般能吃到的鱼肉都是生物合成技术在培养皿里直接生产的。地下城鱼塘里养殖的活鱼极少也极贵,但好在这道菜要以一斤以内的“小鱼”为佳,过大过重反而不好吃了。


“我不是Moss,不可能记住海量的信息,我能记住一句‘沙场秋点兵’就已经不错了。”潘万里边笑边解释道,“那是你在空间站的第五年,也是你第一次进入休眠期……”刘培强一边吃鱼,一边认真地听对方讲述。“当时指挥控制中心里有个小姑娘,她丈夫是第二批航天员,大概半年前去到空间站。那丫头人很热情,嗓门儿也大,没什么事的时候,经常能听到她叽叽喳喳的。”


潘万里说着,似乎想起当时的情形,“其实控制中心里不少人都是航天员的家属,但没谁像她那么热衷于秀恩爱,所以,大家也爱跟她开玩笑。那天她喜滋滋地说一会儿要和丈夫通话,还说自己准备了特别的礼物,我刚好路过听到,就问她今天是不是她丈夫生日,她说不是,说今天是七夕,天上的牛郎织女一年就能见这一面,她还准备了一张画,画的就是‘鹊桥会’!”


“如果不是听到她提起,我大概永远都不会意识到阴历七月初七有什么不一样,她还得意洋洋地背了那首《鹊桥仙》,我也才在记忆里把这首多少年前背过的古词翻出来……”潘万里自嘲地笑笑,“其实也还是记不住,只能记住最后那两句而已。”


“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潘万里长长地吁了口气,看着刘培强,“虽然那个时候你在休眠中,什么都不知道,可看着空间站,突然就觉得很感慨”,说着,他轻轻闭上眼,静默了几秒,才继续道,“培强,我们从来都不曾在耳机里说什么情话,其实我们也根本没有就此做过什么约定,都是不言自明的默契,也许,潜意识里,我们都相信那句话吧,不在于朝朝暮暮!”


刘培强放下筷子,点了点头,他抬眼看着潘万里,对方眼中的热诚和话语里的克制与深情让他心中五味杂陈,甜蜜、酸楚、感动、无奈……最后都混在一起酿成了幸福的味道。


诚如潘万里所说,他们之间没有过字面或口头的承诺和约定,没有过对彼此的规范和希冀,但每一件事,都在心照不宣里恒久地继续着,那是远比物理意义上的肢体“碰撞”,更让人惊心动魄的灵魂“融合”,无论离开有多久、有多远,他们的心都始终毫无罅隙地交融在一起!


刘培强可以感受每一次他从休眠中醒来,潘万里一定会接通的呼叫里那压抑着的兴奋和期待,在自己无知无觉的时光中,有一个人把每一天每一时每一秒的思念都发酵成了那一声遥远却温暖的呼唤——“培强,我是万里……”


刘培强并不亏欠潘万里什么,那只是他们两个人共同的选择,而此时此刻,刘培强决定把未来人生的每一秒都和这个人一起渡过——


是的,不在朝朝暮暮,但可以,暮暮朝朝。


Fin


评论(11)
热度(24)
回到首页
© 世人皆欲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