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人皆欲杀

《遥望》(下2)——【潘万里/刘培强/潘万里】【吴京水仙】说是HE 就是HE!未来就要甜甜甜~~~


本篇说明:

1、本文是吴京电影角色的水仙拉郎,CP为《流浪地球》中的刘培强和《银河补习班》中的潘万里【其实这个人物在最后的演员表里叫“潘总指挥”,那么,潘万里这个名字到底从何而来,我也不知道。后来经热心小伙伴确认,是电影官方给出的姓名,所以,是官方设定无误!非常感谢】,潘刘/刘潘均可,无特定。

2、本文时间线为《流浪地球》电影时间线,即潘万里同样生活在2075年的地球。除了刘培强本人的生死与电影中不同之外,其他人物的生死和经历与《流浪地球》中的设定相同。

3、虽然同样是流浪地球的时空设定,但请务必注意,本文的时间线和作者本人其他“百亿CP”【冷锋/刘培强/冷锋】的文章时间线无涉!是两个完全不同也不会发生交叉的时空!由于作者本人的习惯,一直不喜欢也不写“替身梗”,所以,本文就是非常单纯的【潘万里/刘培强/潘万里】设定!请读者务必知悉。

4、拉郎CP,自带OOC,如对此不适,建议点叉离开。

5、全文12000字,将分成“上、中、下”三次发完。【抱歉,发的时候看了下进度条,于是还是决定把“下”拆成两次发,内容上多少也是不太相同的……嗯,就是找借口啦!】

6、关于Moss如何拯救了刘培强的具体描写,遵照个人一系列“莫强求”设定的文中所写,具体可参考:《命里无时》《模块》《呼吸》《认命》《私心》等文。

**********

本文前序:《遥望》(上)——【潘万里/刘培强/潘万里】【吴京水仙】

                 《遥望》(中)——【潘万里/刘培强/潘万里】【吴京水仙】

                 《遥望》(下1)——【潘万里/刘培强/潘万里】【吴京水仙】


接下来的,是逃亡和救灾——流浪地球航路的重新计算、调整转向发动机喷射口角度、全功率开启推进式发动机、地面损失情况汇总、调配救灾人员和物资……身上肩负的种种责任没有给潘万里悲伤和哀悼的时间,那些,需要等到前面的一切都做完,地球重归正轨之后。


他想起出征仪式前,刘培强开的那个玩笑——“回来就只升一级啊?那也才是上校,还是追不上你啊……”


“你要是立了大功,我就亲自给你请功,力保你加升一级,行了吧?”


“行!那我一定要好好表现,回来之后必须追上你的军衔!”


潘万里记得自己当时笑得很开心,而现在……是的,立下拯救地球这样不世之功的刘培强,不用自己替他请功,也一样会被破格升为少将的……


可他不想要这个结果!如果可以换得刘培强活着,他自己重新变成列兵都无所谓!可刘培强死了,再荣耀的军衔,此刻都变得毫无意义,极尽哀荣这种事,不过是给生者看的……


……


时间在繁忙中过得非常快,潘万里完全没有注意过,他已经有超过48小时没有休息了。


37小时4分12秒,这个时间他记得非常清楚,那是Moss判决地球死刑被执行前最后的时限。潘万里并不想放弃,只要还有一秒钟没有突破木星刚体洛希极限,他就不想放弃!虽然本来他是想用除夕当天剩下的几个小时给刘培强包香菇鸡肉馅饺子的……


而大约34小时后,刘培强牺牲自己换取了地球重生的唯一机会,潘万里就更不能放弃了!他不是不觉得疲惫,他只是害怕自己停下来,因为一旦停下来,他就会想到那个名字,想到那个他眼睁睁看着在无比壮丽也无比惨烈的火光中消失的人——爆燃的瞬间,如一颗超新星爆发……


突然有人快步走上来汇报,“潘总指挥!雷达捕获到有一个物体正在高速坠向地球。”


潘万里抬眼看着汇报的人,虽然没有说话,但意思很明确——说事实,不要语焉不详!


“总指挥,我们初步判断,该物体可能是领航员国际空间站的一部分。”


“领航员国际空间站”这几个字重重地刺激了潘万里的神经,他比任何人都更了解空间站的结构,除了已经被刘培强分离的休眠舱,还有一个部分可以作为备用逃生舱……“预计坠落地点在哪儿?给我轨道的计算数据!”潘万里心急火燎。


那的确不是一次“降落”,而是“坠落”。


作为领航员国际空间站的主控程序,Moss在极有限的时间内计算了流浪地球被爆炸冲击波推离后的航路,然后将坐标信息和预计航线输入驾驶舱的自动控制系统,最后,在撞击倒计时的紧要关头,将总控室驾驶舱当做备用逃生舱喷射了出去!可以说,Moss已经尽了全力。


虽然总控室驾驶舱在极端条件下,确实可以当备用逃生舱使用,但它的主要功用毕竟不是逃生,内部没有专门为逃生所准备的安全措施和足够的补给。最关键的是,Moss在电光火石的瞬间,无法设定安全可靠的降落程序,加之地球本就偏于稀薄的大气又被木星捕获了超过300亿公升氧气,过度稀薄的大气层虽然减少了驾驶舱落回地表过程中摩擦生热而产生的外表耗损,但也同时减少了降落时的阻力,所以,总控室驾驶舱与其说是“降落”,不如说是……


坠地!


也正因为这样,仓促之下被喷射逃出的总控室驾驶舱,反而比主动开启逃生系统并在逃生程序控制下自主降落的空间站休眠舱更早地落回了地球!虽然那所谓的降落,惨不忍睹。


唯一庆幸的是,舱体本身基本保持了完好。


潘万里是带着医疗救援队和工程组乘坐直升机赶到预计降落点附近的,路上,他征调了距离预期降落点最近的医疗急救车火速赶来待命。


总控室驾驶舱冲入大气层的时候,看着那颗“火球”的潘万里,觉得自己的心脏差不多要突破肋骨的阻隔,直直地血淋淋地蹦将出来!驾驶舱在地表砸出了巨大的深坑,碎冰和浮雪四溅开来,即使隔了相当的安全距离,飞打在头盔上,依然噼啪作响。


潘万里几乎是第一个冲到外表烧成焦黑色的驾驶舱前面的!


工程组割开了已经变形的驾驶舱,舱门一打开,潘万里的头盔就立刻蒙上了一层白雾,这让他的第一感觉居然是——谢天谢地,驾驶舱的制暖系统还在工作!


急忙用手抹了抹面罩,潘万里看到驾驶座上有一个人!那个人是——


刘培强!


虽然刘培强一脸的血,几乎遮住了五官,但被安全带死死绑在驾驶座上的他,还有心跳、还有呼吸!救援队的医生马上给他注射了肾上腺素的强心针,然后送到了急救车上。简单的初步判断显示,刘培强虽然伤得很重,但多为外伤,他……没有生命危险!


没有生命危险!


面罩通讯器里传来医生的这句判断,让潘万里觉得是他这一辈子听到过的最美妙的声音!


刘培强在医院昏迷的日子里,潘万里每天都去陪他,所以,他没有错过刘培强终于清醒过来的那一刻!


浓长的睫毛微微闪动了几下,手指略略有些抽搐,随后,刘培强缓缓睁开了眼,等光线重新在他瞳孔上聚焦的那一秒,他看到了自己朝思暮想的人,同时也根本无法相信眼前的一切——他只记得撞击的警报声响起,眼前一片白光,然后,就再也什么都不记得了。


刘培强的嘴唇翕动着,似乎是想要说什么,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潘万里伸出手指轻轻点在他的唇上,“培强,我是万里。你没有在做梦,也不是死后的幻觉,一切都是真的!你还活着,我们……都活着!”


不久后,刘启和韩朵朵也都被安排接来看望父亲,父子之间的隔阂,因为这一场必将载入地球史册的拯救行动、因为刘启在这场危机中真正的成长而冰释前嫌。


等刘培强稍微恢复了一些,潘万里给他播放了Moss在驾驶舱黑匣子里留下的那段留言——


“总控室驾驶舱在极端状态下可以作为备用逃生舱,Moss已经计算了地球脱离木星引力后的航线,驾驶舱内氧气储备充足,但能否追上地球取决于燃料箱的储备,在时间允许的范围内,已经尽力补充过了。Moss向您告别,祝地球好运,也祝您好运,刘培强中校。”


“所以,是Moss救了我……”刘培强说这句话的时候,表情异常悲伤,尽管Moss只是一套操作系统,理论上,可以通过代码备份重生……


潘万里点了点头,他听到那段留言时的感受和刘培强很相近——他们仿佛失去了最亲近、最可信赖的朋友!


“还真是像你说的啊……”刘培强感慨地看着潘万里,“在空间站,一切都该听Moss的。”


刘培强身体底子好,加之休眠的12年,让他依然保持着生理上刚到不惑之年的状态,所以,他身体恢复得要比医生预计得更快!


出院那天,刘培强在潘万里家中吃到了热腾腾的香菇鸡肉馅饺子,“比我预想得还好吃!”


刘培强说这句话的时候,并没有想到,几个小时后,潘万里把那句话原封不动的还给了他自己——


“比我预想得还好吃!”


***


有一种思念可以从正午直说到深夜;

有一种思念也可以从深夜做到正午!


Fin


评论(12)
热度(41)
回到首页
© 世人皆欲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