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人皆欲杀

《遥望》(下1)——【潘万里/刘培强/潘万里】【吴京水仙】在HE到来之前 总会历经最大的磨难……


本篇说明:

1、本文是吴京电影角色的水仙拉郎,CP为《流浪地球》中的刘培强和《银河补习班》中的潘万里【其实这个人物在最后的演员表里叫“潘总指挥”,那么,潘万里这个名字到底从何而来,我也不知道。后来经热心小伙伴确认,是电影官方给出的姓名,所以,是官方设定无误!非常感谢】,潘刘/刘潘均可,无特定。

2、本文时间线为《流浪地球》电影时间线,即潘万里同样生活在2075年的地球。除了刘培强本人的生死与电影中不同之外,其他人物的生死和经历与《流浪地球》中的设定相同。

3、虽然同样是流浪地球的时空设定,但请务必注意,本文的时间线和作者本人其他“百亿CP”【冷锋/刘培强/冷锋】的文章时间线无涉!是两个完全不同也不会发生交叉的时空!由于作者本人的习惯,一直不喜欢也不写“替身梗”,所以,本文就是非常单纯的【潘万里/刘培强/潘万里】设定!请读者务必知悉。

4、拉郎CP,自带OOC,如对此不适,建议点叉离开。

5、全文12000字,将分成“上、中、下”三次发完。【抱歉,发的时候看了下进度条,于是还是决定把“下”拆成两次发,内容上多少也是不太相同的……嗯,就是找借口啦!】

**********

本文前序:《遥望》(上)——【潘万里/刘培强/潘万里】【吴京水仙】

                 《遥望》(中)——【潘万里/刘培强/潘万里】【吴京水仙】


靠着马卡洛夫中校的牺牲,刘培强终于破坏了N-03舱门,进入了总控室,然而,他所有的权限都被冻结了,已无法手动操控总控室内的任何设备。更让刘培强惊愕的是,Moss展示在操作台屏幕上的五分授权书,以及,没有情绪波动的声音所说的每一个字——


“空间站所有行为均为合法,已全部经过联合政府统一授权,Moss从未叛逃,只是在忠实履行已授权的指令。三号紧急预案启动后的0.42秒,Moss就已推演出全部结果,联合政府已知悉,仍竭尽全力组织救援,但这是一场注定徒劳的救援,空间站的撤离,即标志了救援行动的失败。三小时后,地球将会突破木星的刚体洛希极限,进入无法逆转的解体过程。Moss将进行全球播报。15、14、13、12……”


“‘流浪地球’计划失败,‘领航员’计划更名为‘火种’计划。”


刘培强几乎是麻木地听完了Moss全球播报的内容,他疲惫而认命地要求与家人通话,但无论是刘启、韩子昂还是CN171-11救援队的王磊,哪一个都接不通……正这时,一通地面呼叫被接入了!韩朵朵的呼叫重新燃起了刘培强的斗志,他再次熟练地按动、拨动、推动着控制台上繁复的按钮、拨片、操作杆,所有人的目光都盯向苏拉威西三号转向发动机,那是他们最后的希望……


然而,转向发动机看似壮伟的冲天烈焰在无垠的宇宙空间里是如此渺小,相差5012公里达到引爆点的结果,宣告了此前所有努力的失败,也印证了Moss关于该计划“成功几率为0”的判断。


就在此时,又一通地面呼叫被自动接入,这通呼叫的权限非常高,直接接入了保密线路的私人频段。


“培强……”


“万里!”刘培强叫着对方的名字,整个人几乎从操作椅上跳起来,“你让大家坚持住,我们一定还能有别的办法!”


“培强,就这样吧……我们都已经尽力了,结果……无法改变了。”耳机里传来的声音,平静而温暖,疲惫且释然。不知怎的,一个念头忽然在刘培强脑海中再次闪现,他想起上一次他们通话时,潘万里说的最后那句话,那句让他觉得暖暖的,却又有什么地方感觉怪怪的那句话——


“上次通话最后,你说等我休眠醒来的时候,‘一切都会不一样’!我一直觉得这句话很奇怪,完全不像是你会说的话……现在我终于想明白了”,刘培强的声音从10万公里外传来,潘万里忽然觉得,那个声音听起来竟变得如此空洞。


“其实,你从一开始就知道‘火种计划’!从一开始就知道所谓低功耗要求的休眠,到底意味着什么。所以你才忍不住要在那时和我通话,因为那会儿不说,就再也没机会说了……”刘培强的声音失去了应有的温度和韧性,只剩了刻意伪装的平静,“也就是说,你从一开始……”刘培强停顿了一下,似乎在用尽全力压制内心里翻涌的情绪,“你从一开始就没打算让我再回去?!”


刘培强并不知道,全球第一次强震结束后,Moss立刻收集了所有可获知的数据,在评估灾难本身的基础上,分析了所有可能性,并计算得出了“地球全部发动机即使全功率重启,也已经无法逃脱木星引力,地球突破刚体洛希极限,进入解体过程的结果无法避免”这一冰冷却真实的结论。Moss把分析报告上传给了联合政府,“火种计划”最后的执行确认,还需要地面的手动授权。


潘万里在灾难发生后的大约三分钟,就已经知道了地球无法逃避的灭亡命运,而那时,他脚下的余震甚至都还没有完全平息下来……


作为“领航员计划”的执行负责人,潘万里的确早就知道这个计划的另一个名字——“火种计划”!


人类文明的存续不可能只做“孤注一掷”式的“赌博”,一定会有极端情况下的备案,这也是领航员计划的选拔为何如此严苛的真正理由。因为入选这一计划的人,某种程度上就拥有了面对足以灭亡整个地球的灾难时,最宝贵的优先生存下去的可能!因此,领航员计划必须是强中择强、优中选优,不但要技术过硬、意志坚定,还要人品高贵、坚守职责!因为他们肩负的不仅仅是表面上的预警、导航和通讯任务,还有重建整个人类文明的至高责任!


如果可以,潘万里当然希望刘培强能安全回来,可现在,刘培强要好好活下去已经不仅仅是他个人的愿望,也是人类文明得以存续的要求!


所以此时,听到刘培强的质问,潘万里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又慢慢地吐出去,才勉强把发颤的声带控制自如,“当然不是!‘火种计划’只是万不得已情况下的备选。你当然知道在漫长的2500年间,地球什么情况都可能碰到,任何计划都需要Plan B,‘领航员计划’,或者说‘火种计划’就是Plan B!”潘万里一口气说完,却没有听到刘培强的回复,于是又说,“我怎么可能不想你回来?只是地球已经没希望了,你也没有可以回来的家了……”


“所以,你就让我眼睁睁地看着你和我儿子死掉?”刘培强的声音,听起来就像是从齿缝中硬生生挤出来那样。


潘万里摇着头,他知道刘培强看不到,“不是的,不只是我和你儿子,是地球上的所有人”,他平静地指出了这个即将成真且无比残酷的事实,“但地球文明不能就这么灭亡!你们就是这个文明唯一的希望!只要你们在,人类文明就还在,你们可以在新家园重建全部人类文明!”


刘培强同样摇着头,潘万里同样看不到,“不,你错了!没有人的文明,毫无意义!”


“但你对我有意义!”潘万里见讲不通道理,只好打起情感攻势,“无论怎样,都已经尝试过了,但没用,不是么?所以,听Moss的话,去休眠吧!或者,就当是听我的话……”


耳机里,刘培强一直沉默着,潘万里不知道空间站里发生了什么,刚要开口询问,就听到一句异常突兀的话——不再是通过他的私人频段,而是对联合政府的公开呼叫——“领航员国际空间站还有30万吨燃料,申请冲击发动机火焰。”


“刘培强,你不能自作主张!”潘万里话音未落,最高执政官标准的法语忽然响起,“‘流浪地球’计划的核心,是要让更多的人活下来,而‘火种’计划的核心是让人类文明得以延续。刘培强中校,不要做无畏的冒险,人类文明不能建诸在或然率上……”


“我们没时间了!”刘培强声调强硬地打断了最高执政官的话,“中国有句古话,叫‘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所以,无论有没有授权,我都会做这次尝试!”


联合政府沉默了。


“你对我也有意义!所以,我不会就这么看着你和我儿子死的!”刘培强再次接通了潘万里的私人频段。


“刘培强!你这是公然违反军令!回来是要上军事法庭的!”潘万里竭力压着嗓子吼道。


“随便吧”,耳机里传来的刘培强的声音有着和现状全然无关的轻松,“你很清楚,我没机会上军事法庭了……”


“刘培强你……”


潘万里的话刚刚开了个头,就被刘培强平静却不容置疑的声音中断了,“请开启全球广播,通知全体地面工作人员紧急避险!”


潘万里嘴唇翕动着,巨大的悲痛让他窒息、让他觉得天旋地转、让他想要大声怒吼——“刘培强你个混蛋,你他妈给老子活下去!”但两秒钟后,他只是对着其他人冷静地重复了刚刚刘培强的那句话——“开启全球广播,通知全体地面工作人员紧急避险。”


无论何时,作为一个合格乃至优秀的军人,身上肩负的责任都远远重过内心汹涌的情感。


听到潘万里的命令,刘培强的嘴角浮起了一丝笑容,是的,这才是他认识并深爱着的人,一个合格的、出色的、有担当的军人!


“分离休眠舱,准备撞击。”刘培强沉着而坚定的语音震动着潘万里的鼓膜,如果可以,他永远都不想听到这一句!可现实,何尝迁就过每一个普通人的“如果”呢?


潘万里走到指挥中心的瞭望窗前,此刻的木星在人的视野中是无比巨大的,几乎占据了整个天空的木星表面上,曾如油画般绚丽的气旋,已经扭曲成了狰狞的恶魔,那块暗红色的大红斑就像吞噬生命的巨口,迫不及待地想要将整个地球吞吃入腹……


领航员国际空间站也是肉眼可见的,但很快就看不见了,耳机里最后传来的,是一声再简单不过,也最复杂无比的——“永别了……”


随后,就是猛烈的爆炸,爆燃的火光在木星表面激起巨大的气浪,沿着木星引力捕获地球氧气的通路直直地向地球冲来——那是地球获救的唯一机会,也是刘培强用生命换来的机会!


“潘总指挥,木星爆燃冲击波还有7分13秒达到地球,为了以防万一,请您乘坐电梯前往地下避难所。”有人在潘万里身后汇报着。潘万里摇了摇头,并没有说什么,只是一直目不转睛地看着那一束比人类历史上所有烟花都要绚烂千万倍的火花在自己的视线中越变越大……那是刘培强和自己最后的告别!


指挥控制中心建筑的坚固程度和施工质量是可以信赖的,虽然还是有部分附属设施遭到了毁坏,但整体结构保持完整,连内壁上的灰都没有震落多少。承受了爆燃冲击波的地球,按照预想的那样,被巨大的爆炸推力渐渐推离了木星的引力范围,大屏幕上的洛希极限数值开始回升,控制中心里响起了热烈的掌声,人们激动地拥抱在一起,有的人开始痛哭流涕……


只有潘万里一个人静静地听着耳后的欢呼声,听着那些掌声、尖叫声和哭泣声,可他的耳机里,却只剩下了忙音……


永远、只会有、忙音了。


TBC


评论(6)
热度(40)
回到首页
© 世人皆欲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