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人皆欲杀

《遥望》(中)——【潘万里/刘培强/潘万里】【吴京水仙】《银河补习班》票房冲鸭~~~潘总美如画!


本篇说明:

1、本文是吴京电影角色的水仙拉郎,CP为《流浪地球》中的刘培强和《银河补习班》中的潘万里【其实这个人物在最后的演员表里叫“潘总指挥”,那么,潘万里这个名字到底从何而来,我也不知道。后来经热心小伙伴确认,是电影官方给出的姓名,所以,是官方设定无误!非常感谢】,潘刘/刘潘均可,无特定。

2、本文时间线为《流浪地球》电影时间线,即潘万里同样生活在2075年的地球。除了刘培强本人的生死与电影中不同之外,其他人物的生死和经历与《流浪地球》中的设定相同。

3、虽然同样是流浪地球的时空设定,但请务必注意,本文的时间线和作者本人其他“百亿CP”【冷锋/刘培强/冷锋】的文章时间线无涉!是两个完全不同也不会发生交叉的时空!由于作者本人的习惯,一直不喜欢也不写“替身梗”,所以,本文就是非常单纯的【潘万里/刘培强/潘万里】设定!请读者务必知悉。

4、拉郎CP,自带OOC,如对此不适,建议点叉离开。

5、全文12000字,将分成“上、中、下”三次发完。

**********

本文前序:《遥望》(上)——【潘万里/刘培强/潘万里】【吴京水仙】


时间,对于刘培强来说,是“跳跃式前进”的,每次从休眠中醒来,他都有种一下子跨越了时空的错觉……“不是错觉,是事实。”刘培强会这样告诉自己,时间并不等速的流逝,是不得不接受的现实。


刘培强主动呼叫潘万里的次数并不多,虽然具体数据可以证明,他例行汇报工作情况的频率要比一般人更高,但那都是公开场合,他不常使用私人频段,毕竟,下属频繁呼叫长官这种事,总是显得不太寻常的。


领航员国际空间站的轮值表,Moss当然会备份给地面控制中心,所以,潘万里很清楚刘培强的作息时间,但他从没有干预过Moss对于空间站的管理,虽然他确实有这样的权限。唯一有点儿“近水楼台”的是,潘万里会在刘培强进入休眠前和苏醒后,主动呼叫他。


其实两个人也不说什么会令人脸红耳赤的话,都是些于恋人之间会显得寡淡无味的事务性沟通,间或说一下近来有什么特别的事发生。只是偶尔,两个人会不约而同地突然沉默下来,耳机里传来的,只有对方不太平稳的呼吸声……


他们不曾真的诉说过思念,哪怕是在保密的私人频道里,因为思念的话,要说出口太容易,要做到却没可能!与其让彼此徒增感伤,又于事无补,不如一直都不说,就那么一直等到回来的那一天,等到他们可以抱住彼此的那一刻!


有什么样的思念不能从正午说到深夜?

又有什么样的思念不能从深夜做到正午呢?


……


2075年2月15日,完成了离岗交接程序的刘培强,让Moss呼叫了潘万里少将。


通讯非常快就被接通了,似乎潘万里一直在等着这次呼叫。


“先说什么?新春快乐,还是‘欢迎回家’?”潘万里的声音听起来非常轻松,还有着不常见的兴奋。


“新春快乐吧!今天不是除夕么?”刘培强的声音里也都是笑意,“我要大年初一才能真的坐返回舱回家,到时候再说也不迟。”


“好!反正,除夕的饺子我给你包好了留着,是你喜欢吃的香菇鸡肉馅。”


“潘少将很下本钱啊!这些原料听着就不便宜。”刘培强难得开了句玩笑。


“少废话了,等你回来吃!”


“好!我吃现成的。”


两人结束这次通话后,脸上都是不知不觉就浮现出来的笑容,漫长的17年又17天,他们终于熬到还剩最后一天了!


然而,彼时彼刻充满期待的两人谁都没有想到,这所谓的“最后一天”,还有着全然不同的其他含义……


突兀而至的木星引力激增,让两人轻松愉快的心情瞬间荡然无存!异常激增的引力,让必须借助木星引力弹弓效应才能加速到逃逸速度,因而必须“擦过”木星的流浪地球本就相当惊险的飞行轨道偏移了9.23度!地球和木星的相撞几率大增……


Moss没有任何语气波动的声音在所有驻站航天员心里激起了滔天巨浪,所有人都不知道该怎么反应,只有作为主控程序的Moss冷冷地宣告着铁一般的事实——木星引力激增,造成大陆板块多处出现断裂,全球多地发生强震,行星发动机组大量故障!Moss不断修正着故障发动机组的数量,121座、1112座、3319座!最终,停止在了4771这个数字……


刘培强根本无需心算,就知道地球损失了几乎一半的推力!正这时,Moss理性而冰冷的声音证实了同样的结果——地球推力减半,转向力全部丧失,地球将于37小时4分12秒后撞击木星。


Moss无情地宣判了地球的“死刑”。


一瞬间,整个领航员国际空间站里死一样寂静,每个人都望向舷窗外那个看起来并不遥远,却很可能再也回不去的……地球!


不只是回不去,他们可能还要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地球被木星吞噬,看着地球上整整35亿人瞬间气化!


刘培强暗自攥紧了自己的手,他没有意识到并不长的指甲已经狠狠地扎进了掌心!他需要一些疼痛来让自己冷静,从而能尽量条理分明地规划好接下来要做的事。


刘培强知道自己不应该在这个时候呼叫控制中心,在这样的危急时刻,地面全部资源都会用于自救,他不应该占用通讯频段,也不应该打扰此刻忙碌至极的控制中心,可……可他反复压抑自己的结果还是失败了。


“Moss,请求呼叫地面控制中心!”


“刘培强中校,地面控制中心所有通讯频段都已被占用。”


刘培强转过头又看了看舷窗外的地球,灰蓝色的气尾,已经目之可见地变稀薄了……“Moss,请求呼叫潘万里少将。”


这一次,通讯线路并没有被占据,但通话请求始终无人接听。


其实这也在刘培强意料之中,现在的潘万里,一定忙到脚不着地,100件事大概同时堆在他面前,他需要在几秒钟的时间内做出各种决断,下达各种命令,怎么可能有时间接听自己的通话呢?而他自己在遥远的空间站,什么都不能做,也什么都做不了……


强烈的无力感攫取了刘培强,他忽然有些懊恼,为什么不是今天就返回地球呢?如果是,他现在也许就可以和潘万里并肩站在一起,共同应对这次关乎地球和所有人生死存亡的危机了……


很快,领航员国际空间站同步播放了地球联合政府的全球广播——


“联合政府最高动员!通告全球战备力量,受木星引力影响,全球共有4771座发动机出现停机故障,为避免地木相撞,各部依照三号紧急预案,即刻出发,务必于36小时之内,重启全部故障发动机!这次救援行动,关乎35亿人的生死存亡,目标优先级高于一切,不计代价!”


不计代价!


刘培强心里默默重复着这四个字,中文笔划很简单的四个字背后,将意味着沉重甚至惨重的牺牲……


接下来,Moss也进行了全站广播——“为集中全部资源辅助地面救援行动,空间站将启动低功耗运行模式,调配全部资源进行地面救援辅助工作,开启地貌扫描,全网络覆盖”——这意味着,所有驻站人员都将进入临时休眠,一切支援工作交给作为主控程序的Moss自动完成。


“请求直系亲属通话。”


刘培强的第三次请求终于被接通了,虽然祖孙三人都在地面上,让刘培强心里觉得不踏实,但至少他们三个人在一起,这总算多少能叫他放心一些。让Moss发送了最近的避难所导航信息后,颇为意外的,又一通信息接入了刘培强的私人频段,是特别的加密频段。


“培强,我是万里。”


“万里!”刘培强长舒一口气,“我刚才试图呼叫你,可你大概太忙了……我想你这会儿也一定非常忙,知道你没事就行了,不要为我多耽误时间。”


“是,是很忙……”如果仔细分析的话,潘万里的语调里有些许保留之意,但当时的刘培强无心分辨这些,他只觉得心安而已。“空间站低功耗模式启动了,常规通讯很快就会被切断,你也要休眠了……本来还说要给你包饺子呢,看来要推后了。”


刘培强没想到这么千头万绪的时候,潘万里竟然还记着“除夕的饺子”这回事,这种被人格外在意的感觉,让他觉得很幸福,哪怕重逢的快乐不得不因此而延迟。“行了,不是什么大事,你工作要紧!反正……我们地球上见!”


“嗯……你安心休眠,醒来的时候……”潘万里似乎在寻找一个恰当的修辞,想了想才说,“一切都会不一样的!”


通话结束后,刘培强快步往自己的休眠舱走去,心中有种别样的温暖不断起伏着——是的,一切都会不一样的,未来的他们,会一直在一起,再也不分开!


按照既定规程,刘培强本来应该早就进入休眠状态了,然而,地面上的祖孙三人没有到达此前Moss指定的避难所,反倒是运载车被CN171-11救援队临时征用,一起去了上海!这个意外情况延缓了刘培强进入休眠的过程,作为一个父亲,不看到儿子的安全,他是无论如何没法安心休眠的。


正在这时,全球发生二次强震,亚洲、太平洋板块出现了明确的断裂,Moss按照既定规程的要求,在几乎寂静无人的空间站里宣告:“全球灾难损失评估结束,伴飞动作终止,空间站正在载入撤离程序。”


没有人对这个决定表示异议,除了还在清醒状态的刘培强!


他拼命敲击着休眠舱的透明盖,“不能撤离!Moss,打开休眠舱!”然而,回答刘培强的,是舱盖内自动注入的白色休眠气体……


当刘培强凭着备用呼吸装置扛过了休眠气体的侵袭,从内部破坏的休眠舱后,他踉跄着爬出来,立刻扑到舷窗处——一直伴着空间站的流浪地球,果然不见了!也就是说,空间站的飞行方向已经被调整过了,正在远离10万公里的地球同步轨道!


那一瞬间,刘培强被愤怒攫取了!Moss居然叛逃了!在最危急的关头,哄骗了所有人进入休眠,然后自作主张地叛逃了!而被放弃的地球上,还有他的儿子和养女,还有……他爱的人!


没错,他绝不能也不会束手待毙!


TBC


评论(8)
热度(51)
回到首页
© 世人皆欲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