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人皆欲杀

《遥望》(上)——【潘万里/刘培强/潘万里】【吴京水仙】预祝明天上映的《银河补习班》票房大卖~~~


本篇说明:

1、本文是吴京电影角色的水仙拉郎,CP为《流浪地球》中的刘培强和《银河补习班》中的潘万里【其实这个人物在最后的演员表里叫“潘总指挥”,那么,潘万里这个名字到底从何而来,我也不知道,反正,是从不记得什么地方看来的】,潘刘/刘潘均可,无特定。

2、本文时间线为《流浪地球》电影时间线,即潘万里同样生活在2075年的地球。除了刘培强本人的生死与电影中不同之外,其他人物的生死和经历与《流浪地球》中的设定相同。

3、虽然同样是流浪地球的时空设定,但请务必注意,本文的时间线和作者本人其他“百亿CP”【冷锋/刘培强/冷锋】的文章时间线无涉!是两个完全不同也不会发生交叉的时空!由于作者本人的习惯,一直不喜欢也不写“替身梗”,所以,本文就是非常单纯的【潘万里/刘培强/潘万里】设定!请读者务必知悉。

4、拉郎CP,自带OOC,如对此不适,建议点叉离开。

5、全文12000字,将分成“上、中、下”三次发完。

**********

刘培强认识潘万里的时候,军衔还是少校,而此时的潘万里,已经是少将了。


其实潘万里并不比刘培强大很多,但当时两人的身份差别却不小——刘培强是报名并通过初步筛选的“领航员项目学员”之一,而潘万里则是主管该项目执行的负责人。


所以,潘万里来项目基地视察的时候,作为学员的刘培强如常地向首长敬礼,但手还没放下,两人目光交错的刹那,彼此都有一秒钟愣住了——他们长着几乎一模一样的一张脸!


当然,那时刚过而立之年的刘培强看起来要更年轻,但两人的身材、脸型、眉眼之间的气质却很像,唯一不太像的,大概就是肩章了——刘培强的肩上只有两杠一星,而潘万里的肩上,则是金色枝叶掩映着的一颗闪亮的金色五角星!


那次的眼神交汇,谁都没有说什么,环境和场合都不允许。后来,潘万里特意看过这个叫“刘培强”的少校的简历,而刘培强也有意无意地打听过这位首长的经历,据说还真是有点儿神奇的部分!比如,在军衔序列中,大校是个“坎儿”,虽然看起来非常荣耀,但从另一个角度说,这也是个带着很强“安抚性质”的军衔——给那些升不上将官的上校们准备的,所以,被升为大校,对于一些志存高远的人来说,并不是什么值得庆贺的事。


一直以来,能跳出大校的“泥潭”,真正升到少将的,屈指可数,而潘万里偏偏就是其中之一!


刘培强听说后,下意识地点了点头,虽然不知道潘万里究竟是靠什么样的实绩完成了那次飞跃,但这个人必然功绩卓著、不同凡响。


中国航天员的遴选,一直保持着“已婚已育”的原则,即使这次是为了领航员项目,也不例外,而此时的刘培强,刚好符合这个标准,虽然符合标准了也实在没多久。


领航员项目的筛选异常严格,尽管最终入选的特级飞行员与机械工程师总数可能在千人上下,但报名人数五十倍于入选总数,即使在初步筛选之后,入选比例也仍将是残酷的10:1。


原因无他,领航员项目的参与者是有“特殊优待”的!


此时的地球上,关于“地下城资格”的抽签方式,还在激烈论战中,性别、年龄、国别、财产数量、智力水平、宗教信仰、文化多样性等等,都吵得不亦乐乎!但无论最终的抽签方式是多复杂还是多简单,至少有一件事是肯定的——领航员项目的参与者可以有一名直系亲属无需抽签,即获得进入地下城的资格,如果是10岁以下的未成年人,还可以有一位监护人陪同获得地下城资格!


这种确定的“福利”或者说“特权”,对于地球上的所有人来说,都是极具诱惑力的!只不过,绝大部分人都不符合报名所需的资格,而有资格的人,又有谁想错过呢?


因此,领航员项目的负责人必然是一个铁面无私、刚正不阿、一视同仁的人!而潘万里确实就是这么个人。


即使在机缘巧合之下,刘培强变成了那些人中对于潘万里来说“最不一样”的那个,潘万里也始终没有给过这个和自己容貌酷似的少校任何额外的优待!甚至,某些时候还会特别严格也不一定……


漫长的四年时间,学员们被刷下去一批又一批,剩下的人,总是距离目标更近一步,但惶恐也会因此而更甚!毕竟,在结果触手可及的时候被宣判“出局”,可能比一开始就被判输更让人难以接受——没有人愿意接受失败,可篮球场上落后30分可以认命了,足球场上落后3个球也差不多可以放弃了,只有“输一分”才是最痛苦的!


所以,刘培强接到指令,说总指挥找他的时候,心里咯噔了一下,而喊了报告推门进来后,看到潘万里一脸严肃,刘培强忍不住皱了皱眉,他很清楚最近这一两天,首批航天员的最终遴选名单就要确定了,难道……


“刘培强少校”,潘万里非常正式地用了标准到生疏的称呼方式,“组织决定……”说到这里,潘万里刻意顿了顿,刘培强垂下视线,他不是个不能承受打击的人,只是宣布坏消息的偏偏是这个人,让他觉得有几分尴尬。


“组织决定,领航员国际空间站首批中国籍航天员里,有你一个!”


听完最后四个字,刘培强惊讶地抬起眼,看着潘万里目光中的严肃瞬间变形成了狡狯,他刚刚的惊讶也就同步变成了惊喜!刘培强忍不住一下子抱住自己的长官,他极少这么感情外露,这种突然而然的冲动,足以显示这个消息对他来说的重要性了!


“老潘,你真是太给力了!”刘培强没忍住,不但说了一句平素他不大会说的话,甚至还异常冲动地在潘万里脸颊上狠狠亲了一口!声音很响,如果换一个时间地点,没准儿刘培强自己都会羞红脸,但那一刻,属于一个成熟男人的沉稳忽然全都消失了,他就像每一个实现了梦想的孩子那样兴奋难耐。


“给力的是你啊!”潘万里笑着,其实,他拿到确认名单的时候,兴奋程度和此刻的刘培强不相上下。


出征仪式前没多久,所有中国籍航天员的军衔都被提升了一级,这既是对他们过往几年艰苦付出的肯定,也多少有些讨口彩的意思,好事要成双么!


“恭喜你啊,刘培强中校。”潘万里说着举起手中的酒杯。


“是普调,没什么太多可恭喜的吧……”说着,刘培强和他碰了杯。


“获得这次普调的资格,本身就是成功了,不用妄自菲薄吧?”潘万里把酒倒进咽喉,又说,“等你再回来的之后,应该就是‘刘培强上校’了!”


刘培强耸了下肩,语气里多了几分玩笑之意,“十几二十年后回来就只升一级啊?那也才是上校,还是追不上你啊……”


潘万里也笑了,顺着刘培强的话往下说,“你要是立了大功,我就亲自给你请功,力保你加升一级,行了吧?”


“行!”刘培强点了点头,“君子一言驷马难追,那我一定要好好表现,回来之后必须追上你的军衔!”


出征仪式前那晚,他们在一起。


两个人都很清楚,此后的至少十五年,他们都只能在回忆里拥抱彼此了。只是那时的刘培强不知道自己到底会经历多久实实在在的时间,而从潘万里那一方来说,一切却都是可以预计的。


“等你回来,我们就会相差得更多了……”潮落间隙,潘万里的声音里多少有些许自怜自伤之意,或者只是自嘲。


“放心,我不嫌弃你。”说着刘培强翻起身,压在潘万里胸口,伸手轻抚着那张和自己肖似的脸,刚刚两人的倾尽全力,让彼此身上都汗津津的,手上的触感便格外腻滑。“我会申请少休眠一些时间……”


潘万里听罢笑起来,“这个你说了可不算,在空间站,一切都要听Moss的。”


“我想Moss也会通情达理的,谁让……”刘培强拉长声音故意卖了个关子,“我和潘万里少将‘关系不一般’呢!”


潘万里伸臂将刘培强箍进怀里,“好啊,那就抓紧时间‘更不一般一次’吧!”


那天,两人的不应期都短得不合常理。


第二天“问天阁”的出征仪式上,潘万里亲手给所有的中国籍航天员都佩戴上了领航员计划的蓝色英雄勋章,看着那齐刷刷的敬礼,潘万里的心中无比骄傲和自豪!


此后,所有的航天员都进入了全封闭状态,为即将到来的发射做最后的准备,潘万里和刘培强再也没有接触过,即使是正常的任务情况确认,两人也只是项目负责人和项目执行者的关系,毫无特别之处。


火箭发射那天,潘万里在控制中心亲手按下了刘培强乘坐的那枚火箭的发射按钮——


“3、2、1,点火!”


潘万里目送着那枚火箭在升腾的烈焰中升空,直入天际!他紧盯着面前屏幕上不断变换的画面和数据——二级火箭点火,推进器分离,各遥感站点、舰船接连传回遥测数据,空间姿态调整,舱体制动、直到舱体按计划与领航员国际空间站完成对接,地空通讯信号恢复。


“报告首长,H-7X01舱体单位与领航员国际空间站对接完毕,一切正常。”


潘万里听到10万公里外传来刘培强的声音,才真的放下了心,“辛苦各位航天员,后续按照空间站相关规程安排各自的工作。”


从那天起,刘培强和潘万里之间就隔着10万公里的距离了。


关于这10万公里,刘培强有一次躺在潘万里怀里开了个玩笑——“老潘,你叫‘万里’,空间站距离地球10万公里,那以后,我们之间的距离就是‘20万里’,也就是说,中间隔着20个你啊!”


潘万里哈哈大笑起来,他不知道刘培强的脑子里是怎么折算的,但听起来似乎还挺有道理。


“最长驻站时长也就20年,一年一个你,等我数完20个,就可以回家了!”刘培强又加了一句。


潘万里紧了紧自己的手臂,他不知道刘培强口中的那20个自己,是不是都像此刻的这个自己一样,想要永远都不松开拥紧怀中人的手……


随后的日子里,他们就这样遥望着彼此,一座精美绝伦的空间站,或者一颗拖着气尾的流浪地球,中间隔着10万公里的距离。


当然,遥望得更多的,是潘万里。毕竟,在刘培强17年又17天的驻站生涯里,其中的12年零3天都在休眠中度过,而潘万里则是一分钟不少地过完了那12年零3天的……


这世上,没有人比潘万里更熟悉领航员国际空间站!哪怕是空间站的总设计师。虽然他从没有在空间站里生活过一天,但对那里的每一个细节,他都了如指掌——那既是他肩负的责任所要求,也是他内心的情感所需要!他觉得10万公里外的空间站是如此亲切,因为他在乎的人就在那里,即使那时的他可能正处于无知无觉的休眠中。


TBC


评论(52)
热度(76)
回到首页
© 世人皆欲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