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人皆欲杀

《后勤》——《遥望》后篇【潘万里/刘培强/潘万里】【吴京水仙】还好 你可以继续活下去……


本篇说明:

1、本文是吴京电影角色的水仙拉郎,CP为《流浪地球》中的刘培强和《银河补习班》中的潘万里,潘刘/刘潘均可,无特定。

2、本文时间线为《流浪地球》电影时间线,即潘万里同样生活在2075年的地球。除了刘培强本人的生死与电影中不同之外,其他人物的生死和经历与《流浪地球》中的设定相同。

3、本文内容发生在《遥望》之后,具体两人如何相识、刘培强如何劫后余生等部分,详见《遥望》一文。

4、虽然同样是流浪地球的时空设定,但请务必注意,本文的时间线和作者本人其他“百亿CP”【冷锋/刘培强/冷锋】的文章时间线无涉!是两个完全不同也不会发生交叉的时空!由于作者本人的习惯,一直不喜欢也不写“替身梗”,所以,本文就是非常单纯的【潘万里/刘培强/潘万里】设定!请读者务必知悉。

5、拉郎CP,自带OOC,如对此不适,建议点叉离开。

*******

前篇内容回顾:《遥望》(上)——【潘万里/刘培强/潘万里】【吴京水仙】

                       《遥望》(中)——【潘万里/刘培强/潘万里】【吴京水仙】

                       《遥望》(下1)——【潘万里/刘培强/潘万里】【吴京水仙】

                       《遥望》(下2)——【潘万里/刘培强/潘万里】【吴京水仙】


刘培强在北京三号地下城,和儿子、女儿生活过大约半年左右的时间,随后,他再次离开了自己的亲人,前往地球安全军总部任职。


并不是地球安全军高层过于冷漠,没有人情味,故意剥夺亲人之间团聚的机会,而是此前半年的家庭生活,本来就是“特批”的。


刘培强结束了休假返回总部销假后,时任地球安全军最高司令官特意找到了他,两件事,两件都是好事——


一、宣布刘培强因为拯救了地球,不但被授予“航天英雄”的称号,颁发了“特级英模勋章”,而且,被破格提升为少将军衔;


二、希望他能接替潘万里目前的职责,担任空间站地面控制中心总指挥一职,全面负责新领航员国际空间站的建造,以及新一代航天员的培训工作。


第一个无所谓接受或不接受,而第二个,则让刘培强心里觉得五味杂陈。


接替潘万里的职责,并不是因为潘万里有什么问题,单纯只是因为“年龄到了”而已。严格来说,是“已经到了很多年了”。


此时的刘培强实际年龄52岁,因为在空间站的休眠,他的生理和心理年龄只有40岁。为了应对空间站航天员返回地面后会出现的“年龄差”问题,联合政府早就出台过相关规定,对于休眠过的航天员,将以他们的生理年龄而非实际年龄将作为就业、医疗、社会保障等方面的依据。按原定计划,刘培强那一行人其实是第一批返回地面的航天员,此前,还没有过这方面的先例,所以,这一次也可以说是刘培强开了先河。


而同时,潘万里则已早已年过花甲。


两人因为领航员项目相识的时候,身为少将的潘万里就要比刘培强年长10岁还挂零,而在刘培强休眠的12年零3天中,潘万里都是结结实实地过了每一天的,所以,劫后余生的刘培强,如果按照生理年龄计算,和潘万里之间的年龄差已经超过20年了……


流浪地球时代,由于地表环境的极度恶化,人类只能托庇于地下城里。虽然生物合成技术已经遍及了人们生活的方方面面,再辅之以无土栽培技术,此时人类生存所必需的蛋白质、脂肪、维生素、矿物质和水是可以保证的,但毕竟和地球黄金时代无法同日而语!那时不少发达国家的青少年面临的最大挑战甚至是“营养过剩”!对食物的挑剔已经从单纯的营养和质量,提升到口感、包装,甚至营销创意上……


但为了逃避灭亡而不得不流浪的地球,却只能提供着勉强不至于“营养不良”的基本营养保障……


因此,流浪地球时代,人类的平均寿命大幅度降低,承担了大部分地面危险工作的成年男性寿命平均数已经降低到了55岁!比黄金时代低了将近20岁!


由于极端恶劣的生存条件,流浪地球时代男性的退休年龄卡着平均寿数被规定为55岁。而在具体实践中,如果能够通过一系列身体健康情况评测,政府事实上是鼓励有劳动能力的人“终生劳动”的!因此,也就出现了韩子昂这样的“90后”在76岁高龄依然作为运载车驾驶员工作的情况。


这种情况的出现其实是两方面共同作用的结果。


首先是社会舆论严肃批判“食利阶层”的存在,强调每个人都必须进行力所能及的劳动,都要为流浪地球的持续前进发挥各自的作用。学校教育以实用技术为主,法律认可的成年人年龄下限被降低为16岁,以确保适龄人口能尽早投入社会生产。


其次则是,此时的社会福利保障系统聊胜于无,如果没有固定的信用点收入,单纯靠政府提供的养老保障,很难活下去,至少是有尊严的相对舒适地活下去。因此,只要还能劳动,这个时代也没有人愿意整天呆在家里无所事事,被儿孙辈们嫌弃为拖累。


当然,韩子昂的情况相对特殊,因为刘培强享受着航天员的特别津贴待遇,他们一家的日常生活其实是无需担忧的。不过,韩子昂把那些信用点都给刘启和朵朵存了起来,他不知道未来地球还会遇到什么样的麻烦,但他相信“有备无患”。加之也许是小时候营养跟得上,身体底子打得好,韩子昂一直非常健康,他又是个闲不住的人,不想每天在牌桌上浪费生命,所以,开运载车于他而言在生存所需之外,也是一种生活乐趣。


退休年龄的规定虽然不是被严格执行的,但毕竟也是明文摆着的,而此时的潘万里“超期服役”已经有10年了……


此前也不是没讨论过是否该给潘万里找个接班人,但实在是找不到很合适的人选。地面控制中心日常工作极端繁杂、千头万绪,需要巨大的耐心和准确的判断,也需要出色的协调能力,还需要很高的威望!这几条逐一衡量下来,似乎唯一可行的方案就是继续让这位潘总指挥超期服役了。


而此时,惊险度过了地木相撞危机的地球,终于等来了一个完美的继任者——刘培强!无论是工作能力、责任心、对于领航员项目的熟悉程度都毫无问题,而最关键的是,他还拥有了连潘万里都难以望其项背的巨大威望!英雄光环的辐射,让刘培强身上甚至笼上了一层或隐或现的神性光辉……


由刘培强继任地面指挥控制中心总指挥一职,可以说是众望所归、绝不做第二人之想!


可刘培强自己的认知却不完全如此,在他看来,因为自己回来,而让潘万里退役,这件事从情感上他觉得相当难以接受。


“怎么?心里觉得别扭?”当天晚上吃饭的时候,潘万里随口问道。他自然知道最高司令官找了刘培强,也知道对方会和刘培强谈什么,因为这件事当然提前征求过他的意见。其实,在刘培强获准特批了半年的长假,回到北京三号地下城和家人团聚之后,潘万里就向地球安全军总司令部打过一份报告,内容和总司令官今天与刘培强谈话的内容毫无二致——请功、授勋、晋升,以及,推荐他接替自己的职责。


没有人比潘万里更了解刘培强,所以,也没有人比他更笃定刘培强会是一个比自己更好更出色的总指挥!


听潘万里这么问,刘培强自然马上想到对方早就知道了会是什么事,作为现任控制中心总指挥,潘万里不可能不提前知晓。


于是,刘培强点了点头,“好像我回来了,就要把你挤走了……”他说着抬起眼看向对面的人,“我们不至于非要搞成这种‘日夜永隔’的状态吧?”


“哪儿有你说的那么夸张!”潘万里笑了笑,“而且现在地球上哪儿还有日夜?都是气候系统自动调节的。”


空间站地面指挥控制中心其实刚好建在晨昏线附近,某种程度上,可以说既不是白天,也不是黑夜,而恰好处在日与夜昏昧而模糊的交界中……


“没和你开玩笑”,刘培强没有理会潘万里顾左右而言他的善意调侃,“我们就不能有‘共事’的一天?非要弄得好像‘有我没你’似的……”


“培强,如果我说我累了,你能理解么?”潘万里说着,放下手里的碗筷,以相当诚恳且认真的表情看着对方,刘培强见他颇为郑重的表情,便也放下碗筷,认真听对方说。


“其实,你离开的这17年,我每天都非常担心,甚至有时候还是提心吊胆!可以说我从来没有真正放下心过……空间站刚刚升空的时候如此,流浪地球开始启动的时候如此,即使后来空间站的运转和地球的流浪都完全步入正轨,我也没能真的放过心。”


与空间站作息要求中为了确保航天员的生理和心理健康而硬性规定的休眠与值岗2:1的比例不同,地面指挥控制中心是7X24小时工作的。当然,工作人员都是排班轮岗的,但作为总指挥,潘万里的职责却没有人能分担,所以,即使他在正常的休息状态中,一旦出现突发事件,也只能找到他做决策。因此,潘万里从来没有真正放松地休息过,就像一根皮筋,一撑就撑了将近20年,再好的弹性和韧性也会逐渐消失……


潘万里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伸出手,把刘培强放在桌上的手握住,“技术说明上写着,人体在休眠的时候,脑电波会非常缓慢,所以,休眠的人不会做梦、也不会有潜意识,再醒来的时候,也不会意识到时间的流逝。我不知道那些说明是不是真的,但在你休眠的12年零3天里,我每天都在担心,担心空间站的运转出现任何麻烦。所以,偶尔接到报道,说有什么小问题的时候,我都紧张得要命!虽然有时事后想起来,也觉得自己是不是过度敏感了……”


潘万里一边说一边用拇指指腹轻轻摩挲着刘培强的手背,轻柔的动作里,是可以感受到的珍视和庆幸。“可我就是平静不下来,虽然表面上可以骗过所有人,让旁人以为我临危不乱,可我骗不了自己……我一直都在担心你,所以害怕空间站的运转出任何一点儿毛病,尤其是在你休眠期间!如果那时空间站出了问题,我会觉得所有的责任都在我……”


听着潘万里的诉说,刘培强虽然没有说话,但内心里却翻滚着滔天的巨浪!他完全明白潘万里那淡然克制的语调里到底在诉说什么,那是无法用人类语言准确表达的至深的情感!他觉得自己的鼻子一阵阵发酸,过去的17年里,他们彼此压抑着始终没有在地空通讯中诉说过的那些思念,仿佛都要在这一刻奔涌而出!


“那天你质问我是不是早就知道‘火种计划’,质问我是不是根本就没想让你再回来”,潘万里顿了顿又继续道,“你知道么,当我收到Moss提交的报告,说地球已经不可能逃出木星引力圈,37小时4分12秒之后,地球就再也不复存在了,那一刻,我竟然有种终于松了口气的感觉……”


“我知道自己这么想很不负责任,可那一瞬间,我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还好,你可以继续活下去。”说完,潘万里深深地长吁了一口气,“就像你说的,我知道所谓低功耗前提下的休眠意味着什么,所以才忍不住呼叫你的。我想和你告别,但又不能让你发现我是在告别,那种反复拉扯的感觉真的很煎熬。我一直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了,可不是空间站出了问题,而是整个地球……但你能继续活着,这对我来说才是最重要的!”


说到这里,潘万里手上用力,紧紧攥住了刘培强的手,“所以,当你说‘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的时候,我真觉得你是个混蛋!如果可以,我简直想一拳把你的脸砸开花!你居然要让我眼睁睁地看着你去死……”说完这句话,潘万里慢慢松开了手,似乎刚刚的动作已经把他仅存的力气都耗尽了。


“可如果我不那么做,就要眼睁睁地看着你去死”,刘培强平静地接了下去,“其实我们谁都做不到的,对么?”刘培强笑了笑,“但最后,我赢了!”


潘万里点了点头,“是啊……所以,我们都应该感谢Moss。”说完,他向刘培强举起了酒杯,“地面指挥控制中心有Moss的系统备份,如果他知道自己未来的搭档是你,我想,他也会很高兴的!当然,如果他确实会有‘高兴’这种情绪的话。”


刘培强和潘万里碰了杯,把酒倒进咽喉,酒是陈年茅台,有价无市的那种,醇厚的浓香从舌尖一直蔓延到胃里,很暖。


“就算没有太阳氦闪的威胁,就算还是在地球黄金时代,正大军区级的退休年龄也是65岁,而我这个少将衔还只是副大军区级,按道理,63岁就要退休了”,潘万里放下酒杯,看着刘培强,“所以,让我歇歇吧!你一定会比我做得更好。”


两周后,刘培强正式接替了潘万里的工作,他的继任,得到了最热烈的掌声和欢呼。当然,过去二十多年里一直兢兢业业的潘万里少将也获得了同样热烈的掌声和欢呼。


两人紧紧握在一起的手,象征了一个新时代的开启。


***


当晚两人吃饭的时候,刘培强问起潘万里后面有什么计划。


“计划?”潘万里微皱了皱眉,“退伍转业,我这个岁数也嫌太晚了,要不……”他故意拉长尾音,声调里多了一丝戏谑,“以后每天给刘培强少将做好后勤服务,让刘少将工作时没有后顾之忧就好了。”


“后勤?这可太大材小用了,折煞我啊!”刘培强笑着摆了摆手。


“你别看不起后勤服务啊!知不知道,我当年刚一入伍,就是搞后勤的,现在也算干回老本行。”


刘培强看着潘万里一本正经的表情,忍了忍,终于还是忍不住笑出声,“别哄我了,我才不信呢!潘万里少将是搞后勤出身?怎么可能!”说着,他也假装板起脸孔道,“别忘了,作为现任地面指挥控制中心的总指挥,我有权限调阅前任档案的,不要被我当面戳穿吧!”


潘万里也大笑起来。


但笑归笑,此后的人生里,刘培强少将的后勤服务工作,确实从来没让他本人操过半点儿心,一直都非常妥帖周到。


Fin


评论(10)
热度(27)
回到首页
© 世人皆欲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