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人皆欲杀

《交错》(下)——【祁同伟/马云波】【隐高祁高】【人义 Xover 破冰行动】赎罪之路才刚刚开始…


本篇说明:

1、本文是《人民的名义》中祁同伟和《破冰行动》种马云波这两个角色的拉郎文,文本故事架构在《破冰行动》的时空下。关于这个拉郎故事的缘起初衷,将在全文发布结束后的“扯闲篇”中做详细说明。

2、本文中涉及到祁同伟的部分情节,与个人去年所写旧文《瘾 · 情绪断章无情节》相关。不过很可惜,那篇文章还在草稿箱内,尚未发布……但并不影响对本文的理解,只是对人物情绪的铺垫稍有欠缺。

3、本文中所涉及的祁同伟孤鹰岭缉毒的前因后果,详见个人中篇《世人皆欲杀》中若干章节的描述:第八章:孤身犯险 祁同伟缉毒孤鹰岭;身中三枪 凭儿歌求救秦老师     第九章:祁同伟手术台生死一线 高育良困林城无奈苍天      第十章:做英雄 祁同伟风光无限;订盟约 不相负死生师徒

4、拉郎CP,自带OOC,点击阅读请慎重,望知悉。

5、我也不知道这个CP的名字叫啥,只是觉得“祁马”或“伟波”都有点儿怪,干脆都去中间的字,叫“同云”吧……反正一人圈,其实叫啥都无所谓。全文为马云波主视角。

6、全文13000+,会分成上、中、下三次发完。

**********

前篇回顾:《交错》(上)——【祁同伟/马云波】【隐高祁高】【人义 Xover 破冰行动】

                 《交错》(中)——【祁同伟/马云波】【隐高祁高】【人义Xover破冰行动】

于慧身上的伤再重,也可以痊愈,可她身体里的病痛,却无法自愈。那9块取不出来的弹片,不时地折磨着她,让她痛苦难耐,更让马云波痛不欲生!他多希望那一枪是打在自己身上啊!别说9块碎弹片,就算是90块、900块,又怎样?!他从决定加入缉毒队的那天起,就没怕过的!


可他怕妻子绝望地看着他,祈求他能拯救她,而自己却什么都做不了!他甚至无法替她分担一丝一毫的痛苦……


马云波变得在缉毒工作中更加决绝、更加狠厉,更加不要命,甚至更加凶残!他恨那些毒贩,每一个他都恨之入骨!他恨不得活剥了他们、生吞了他们、凌迟了他们!每一个毒贩都是他的仇人,都是戕害自己妻子的仇人!可他纵然能抓尽天下的毒贩,又如何呢?妻子被日夜折磨的痛苦,他照样还是一丝一毫都无法帮她承担……


最初,医生开的止痛药是有用的,可止痛药的剂量被严格限制,加上马云波再清楚不过的耐药副作用——止痛药主要镇痛成分是阿片类药物中含吗啡的生物碱,通俗点儿说,那就是……毒品!是药还是毒,主要就是剂量大小,所以,止痛片的开具被严格限制,类型也是能往下降一档就降一档。但耐药性是不可逆的,于慧所服用的止痛药从非阿片类,到弱阿片类,再到强阿片类,需要的频率越来越高,剂量也越来越大,能够暂时缓解她痛苦的,已经超过了“药”这个概念的上限……


马云波是个老缉毒警,他明白这意味着什么,可他不想也不能让自己明白!


直到那天,马云波在洗手间里撞见正在吸毒的于慧……他不需要问,也不需要再确认,他无比清楚从针头里注射进妻子身体的究竟是什么!他双膝一软,跪在了地上,不是因为害怕,而是因为悔恨,他终于明白,上天根本不会放过他……


马云波抓了大半辈子的毒贩,可他能抓自己妻子么?那个义无反顾地为自己挡下子弹,所以才备受弹片折磨而不得不吸毒加以缓解的妻子!情与法、恩与义、愧疚与良知、职责所在与身份两难,跪在冰冷的地板上,马云波感到自己的心被硬生生地撕成了两半!血淋淋的两半心,站在截然对立的两端撕拉着他——他是个警察,是个缉毒警察,可他也是个丈夫,是个于妻有愧的丈夫!


如果他亲手抓了于自己有救命之恩的妻子,那他马云波还是人么?!


妻子看着他,嘴角扯起一丝惨然的笑,她,认命了,那他呢?


泪水在马云波的脸上肆虐,他忽然又想起了很多年前,祁同伟和他说过的那句话——“如果你能找到那个你愿意为之付出一切的人,在那个人面前,所有的困难就都不再是困难了,你可以为了她做任何事”——马云波轻轻闭上眼,在黑暗里对那个很多年前激励过自己的缉毒英雄说:我的确找到了那样一个人,我也愿意为她付出一切,可、可那是……


马云波终于理解了祁同伟当年那句话还可以有迥然不同的解读——为了那个你可以为之付出一切的人去做正确的事,或者为了那个人去——犯罪!


从收下林耀东的300万那天起,马云波就知道自己已经走上了不归路。就算他能猜到是林耀东给于慧设的局,就算那些黑钱他从来一分都没动过,可又有什么用?他又还能怎么办?!那天,妻子绝望而认命的面容在他脑海中盘旋不去,他记得她用毫无生气的音调说,“云波,抓我吧!或者……杀了我!”妻子曾明朗如晴空的眼中是再也消散不了的重重阴云,“给我个痛快!我、我真的受不了了……”


万般皆是命,半点不由人!那一刻,马云波,认命了。


那时的马云波,已经是东山市公安局常务副局长,多年的缉毒生涯中,他破过很多案、立过很多功、抓过很多毒贩、销毁过很多毒品,可从收下那300万的一刻起,他变成了制毒贩毒的塔寨村的保护伞,他变成了一个自己最深恶痛绝的“黑警”!


就像在没有尽头的黑夜中走在陡峭的悬崖边,他既害怕随时可能掉落万丈深渊,又有点儿盼着那一天尽早到来。他什么都不能说,除了昧良心的话;他也什么都不能做,除了昧良心的事,看着其他同事一次次无功而返,他恨不得掐死自己一万遍!


马云波变得越来越沉默寡言、离群索居,看着妻子一天比一天沉溺在毒品造就的短暂幻觉里,他觉得人生既荒谬又可笑,既凄惨又悲凉。


有时候,马云波实在压抑到快崩溃,就会想想很多年前曾有过一面之缘的祁同伟——在他好不容易爬上正局的位置时,那个比自己大不了几年的缉毒英雄,已经是如假包换的正厅了——汉东省公安厅厅长!在尚不及半百之年就成为了正厅,在一省公安系统中说一不二,祁同伟风头之劲,可着全国公安系统的厅级领导挨个儿数,也是笑傲群伦的!


每次想起祁同伟的时候,马云波都会觉得羡慕又欣慰。虽然祁同伟在那次全国巡回报告会结束后不久,就因为重伤在身离开了缉毒队,转任政保工作,随后便在汉东省公安系统内青云直上,直到把自己胸前的警号变成不可一世的000001……


作为公务员系统中的一员,马云波羡慕他升得快;而作为一名缉毒警察,他却欣慰他既没有被毒品腐蚀,也没有被毒贩要挟!可一直想向他学习,甚至也想过要青出于蓝的自己,今时今日却已经堕落成了毒贩的保护伞,把一起出生入死的战友的生命置于毒贩的枪口下……


当年祁同伟送他的那本《法理学基础问题再探讨》,马云波后来看过很多遍,而这段日子里,他看得尤其多!书本身写得好是一方面,更主要的是,每次翻看,马云波都仿佛重新见到当年那个意气风发、满怀理想、志向坚定的自己!将近二十年的岁月好像一下子都被风吹散了,他似乎依然和那个缉毒英雄站在湖边,沐浴在一片金红色的夕阳里,彼此都对未来充满了希冀!


自己已经没可能实现的理想,至少,还有那个人在践行着……每当这样想的时候,马云波才会觉得有那么一丝微不足道却又弥足珍贵的安慰。


合上书,重新跌进眼前这个丑陋污浊的现实,马云波觉得窒息!每次站在警容镜前,他都不敢看镜中的自己,那个人是这般的肮脏可鄙、龌龊不堪!他觉得自己对不起妻子、战友,对不起所有人,更对不起身上的这身警服……


让马云波感到极其意外乃至震惊的是,就在这毫无希望可言的黑警生涯里,他突然听到了祁同伟畏罪自杀的消息!一个省厅厅长吞枪自尽,这样悚动骇人的新闻,让整个公安系统都为之震动——哀叹于英雄的堕落者有之;惋惜于有志者被金钱权力腐化者有之;欢呼庆贺于裙带党罪有应得者亦有之!


而马云波的感受并非以上的任何一种,或者,不止以上的任何一种。他心里忽而升起一种奇怪的“原来我们都无法逃脱命运”的强烈宿命感,那一刻,他觉得自己的心真的死了——他决定鱼死网破!


于慧的自杀,给了马云波和林耀东同归于尽的自由。冰冷的太平间里,他跪在妻子的尸体旁,他知道她这么做完全是为了自己——她不想再拖累他了,只有死亡才可以给她真正的解脱,也最终解脱在情与法之间撕裂挣扎的自己……


从一开始就是“死局”,所以,也只有死才能“破局”。


不期然的,马云波又想起当初他们那次意外谈话的最后,祁同伟问,“真的决定去缉毒队了?”


“本来还挺犹豫的,不过现在”,马云波抬起眼坚定地看着面前的缉毒英雄,“决定了,就去缉毒队!”


“值得敬佩!”祁同伟说着用手拍了拍马云波的肩膀,年轻的警校准毕业生的脸一下子红了,“不过,缉毒队真的狠危险,甚至有时候危险不在外,而在身边,你既然要选这条路,以后那就真的是步步危机四伏了。”祁同伟的声音里满是关切,不杂任何一点儿虚情假意。


马云波点了点头,坚定的目光中没有丝毫动摇和怯懦,“再难、再危险,也要有人去做!”他看着面前的那个人,“我希望有一天也能像你一样立功受奖!”


祁同伟笑了,很开怀的那种,但转瞬,他的神情又暗淡下来,“也不都像外人看到的那样……”不知为什么,马云波觉得祁同伟此时的笑容似乎掺杂了某种难以尽述的悲凉与无奈,“还有,不用以我为目标,我相信你一定能超过我!”


“我相信你一定能超过我”,这句话在马云波脑子里徘徊过很久,直到现在他才终于明白,自己为什么如此在意这一句——因为无论是做好人、当英雄,还是做反派,成为罪人,他似乎都没法超过那个人……


***


独闯塔寨,抓捕林耀东,这看起来曾像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却突然变得轻而易举……


魔,从来都是心里的,而不是面前的。


把罪魁祸首铐在车门上,马云波知道自己该给自己一个了断了——还是那片海,从这里走下去,他应该很快就能见到妻子了……


然而,马云波打算走向深海的脚步终于还是停了下来,他转身脱下自己的警服,仔仔细细地叠好放在车前盖上,然后把警帽庄重而虔诚地放在警服上,举手投降、认罪伏法!是啊,他犯的罪一死了之怕是过于便宜了,他应该用后半生为自己做下的孽赎罪。


而马云波这么做的时候,并不知道当年有过一面之缘的汉东省公安厅厅长祁同伟在逃亡前,也做了完全一模一样的事——将警服脱下,整整齐齐地叠好,连同警帽一起放下……


是的,他们都罪孽深重,一死亦不足以赎罪,可同样的,他们也都对自己身上的那身警服,有着发自心底的敬畏和崇拜——


那曾是他们憧憬的英雄梦,也曾是他们为之奋斗的理想国!


祁同伟和马云波两人的人生轨迹,在二十多年前的机缘巧合中交汇了一次,而此时此刻,他们的灵魂,再一次于时空的夹缝中交错而过!只是,再也不会有下一次了……


马云波平静地接受了法律的审判,祁同伟则在自己的英雄地吞枪自尽了,他们都有着某些不得已的苦衷,却也都在情与法的角力中选错了方向,只是马云波还可以悬崖勒马,还可以戴罪立功,而祁同伟毫不犹豫扣下的扳机,后脑炸开的血花,让所有的过往都成了过眼云烟。


十二年,马云波的赎罪之路才刚刚开始。


Fin


最后,扯两句闲篇儿。


这个拉郎的脑洞,其实缘起于《一年又一年》……那是一部1999年建国五十周年的献礼片,全片21集,从1978年恢复高考、改革开放讲起,一直讲到1999年的五十周年大庆,以一年一集的方式讲述普通老百姓在风起云涌的时代大潮中人生的起落浮沉,那是中国电视剧编年体当之无愧的“巅峰”之作!


如果《一年又一年》认了第二,编年体的中国电视剧就没有第一!


在该剧中,许亚军老师饰演的是男主角陈焕,那是一个完美人格的代表,但却完全没有任何一点儿让人哂笑的假大空!是我私心爱着的许老师的角色之一【扯句不算太题外的话,我前前后后写了小10万字的一人圈拉郎CP“良焕”,其中的那个“焕”,就指的是陈焕!焕儿真是小天使,在他身边的人没法不被他感动!】


张晞临老师则在剧中饰演陈焕邻居家的孩子潘起亮——亮子——和陈焕的妹妹陈小欧有着长久的感情纠葛。讲真,亮子最后没能和小欧在一起这事儿,让我意难平了很久!仅次于作为男主角的陈焕竟然没能和女主角林平平破镜重圆的意难平……


亮子只是张晞临老师坎坷的演艺生涯早期得到的第一个像样的电视剧角色,和他后期塑造的若干更为丰富、深刻、多面的形象相比,还是相当稚嫩和单纯的,但不知道为什么,我就特别私心喜欢亮子!那时的张晞临老师虽然演技尚嫌直白稚拙,却偏偏有一种浑然天成、遮掩不住的质朴和热诚,仿佛阳光照在未经雕琢的璞玉上,反而彰显了内蕴的华彩夺目!张晞临老师塑造的形象与人物的契合度特别高,反正一下子就戳中了我……再加上结局的意难平,就更是让我放不下了!


于是,《破冰行动》中,张晞临老师饰演的缉毒警察马云波,和《人民的名义》里,许亚军老师饰演的曾因为缉毒荣立公安部一级英模奖章的祁同伟,就这样被我拉郎了!逻辑链如前所述,其实来源于20年前的那部《一年又一年》……


两个在那部剧中感情线都让我意难平的角色,在20年后居然机缘巧合地促成了这样一篇小文,大约也是冥冥中的天意吧……


评论
热度(13)
回到首页
© 世人皆欲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