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人皆欲杀

《交错》(上)——【祁同伟/马云波】【隐高祁高】【人义 Xover 破冰行动】一个忽发奇想的拉郎…


本篇说明:

1、本文是《人民的名义》中祁同伟和《破冰行动》种马云波这两个角色的拉郎文,文本故事架构在《破冰行动》的时空下。关于这个拉郎故事的缘起初衷,将在全文发布结束后的“扯闲篇”中做详细说明。

2、本文中涉及到祁同伟的部分情节,与个人去年所写旧文《瘾 · 情绪断章无情节》相关。不过很可惜,那篇文章还在草稿箱内,尚未发布……但并不影响对本文的理解,只是对人物情绪的铺垫稍有欠缺。

3、本文中所涉及的祁同伟孤鹰岭缉毒的前因后果,详见个人中篇《世人皆欲杀》中若干章节的描述:第八章:孤身犯险 祁同伟缉毒孤鹰岭;身中三枪 凭儿歌求救秦老师     第九章:祁同伟手术台生死一线 高育良困林城无奈苍天      第十章:做英雄 祁同伟风光无限;订盟约 不相负死生师徒

4、拉郎CP,自带OOC,点击阅读请慎重,望知悉。

5、我也不知道这个CP的名字叫啥,只是觉得“祁马”或“伟波”都有点儿怪,干脆都取两人名字中间的字,叫“同云”吧……反正一人圈,其实叫啥都无所谓。全文为马云波主视角。

6、全文13000+,会分成上、中、下三次发完。

**********

马云波见到祁同伟的时候,还是个警校即将毕业的学生,而那时的祁同伟,已经是荣立公安部一级英模奖章的缉毒英雄了!


头年的下半年,面对愈演愈烈的毒品走私和情况日益恶化的禁毒形势,由公安部牵头组织了全国范围的“禁毒攻坚战”!在那次为期半年的攻坚战中,全国各省市自治区直辖市的缉毒警察们通力合作,取得了辉煌的战果,打掉了一批根深蒂固、为害一方的制毒窝点,也挖掉了隐藏在公安队伍中一批为虎作伥的保护伞!


在这次行动中,广大缉毒干警英勇无畏、敢打敢拼、坚韧顽强、不怕牺牲,同穷凶极恶的毒贩展开了生死较量,也因此涌现出了许多可歌可泣的英雄事迹。因此,禁毒战役结束后,公安部一方面褒奖此次禁毒行动中的英雄模范人物,一方面也组织了遍及全国的“缉毒英雄全国巡回报告团”,深入全国各省市自治区直辖市、各边防口岸,以自己的英雄事迹鼓舞和勉励着一线的广大缉毒警员!


这其中,广东是重中之重。


作为改革开放的前沿阵地,广东省是开放的试验田和排头兵,拥有着毗邻港澳的区位优势,有着漫长海岸线和天然良港的广东省近十几年来的变化可谓天翻地覆!尤其是经济工作,成为了带动中国内陆经济的发动引擎,其带动力和辐射力强大而深远。但同时,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敞开的国门,让各种曾经绝迹的丑恶现象,如黄赌毒等再次沉渣泛起,加之思想工作几近废弛,历史虚无主义和享乐主义弥漫,腐朽堕落的生活方式随着民众的日益富足而被逐渐推崇,健康的社会肌体被不断侵蚀,这一切都导致了毒品交易在广东变得泛滥而猖獗,广东省的禁毒形势也日趋严峻!


正是在这一背景下,此次“缉毒英雄全国巡回报告团”在广东的宣讲,持续时间最长,走的城市也最多。


而马云波就是在这一契机下,见到了“缉毒英雄”祁同伟的。


当时的马云波是广东省公安司法管理干部学院一名即将毕业的警校学生,后来这所与共和国同龄的警校更名为“广东警官学院”,当然,那已经是新千年之后的事了。而那时那刻,即使报告团其中的一站宣讲就刚好选在干部学院,即使是将要毕业走进警队的在校学员,也不是人人都有资格来听报告会,向缉毒英雄学习的,而马云波是应届优秀毕业生代表,自然可以和英雄们面对面了。


由于要做一个代表警校学生的欢迎发言,所以,马云波对几位进行宣讲的缉毒英雄的事迹和人生轨迹都反复研究,了然于心,在祁同伟真的认识他之前,他已经对祁同伟的情况知道得很全面了,甚至包括道听途说来的一些“裙带八卦”,不过也正是这种全面,让马云波对他比对其他人更好奇——因为祁同伟太不一样了!


英雄事迹,那是每个人都不少的,可祁同伟此前的人生与现下的身份,却与其他人格格不入。


祁同伟出生在汉东省林城市嶙县下辖的一个偏僻的小山沟里,他后来以林城市文科状元的身份考入了汉东大学政法系,是典型的鸡窝里飞出的金凤凰。作为一个有志于公安事业的人,马云波很清楚汉东大学政法系在中国法学界的份量!


虽然在全国一众一本院校里,汉东大学也只能算是排在中上游,可汉大的政法系却是全国首屈一指,单系的收分之高,和北大清华相较也不遑多让,而原因无他,皆因汉大政法系的系主任高育良!那是一个创造了中国高校法律系一系列年龄纪录的人,最年轻的博士、讲师、副教授、教授、系主任,虽然尚未及不惑之年,却隐然已有著作等身之态了!近年来,高育良更是多次参与人大立法委员会的咨询工作,为改革开放新时期适应新情况、新发展而推出的几部新法律条文和旧有法律条文的修订,做了相当扎实可靠的工作!


“高育良”这三个字,在中国法学界,是风头正劲、当之无愧的后起之秀,假以时日,成为桃李满天下的泰山北斗式人物,也当在情理之中。


可很奇怪的是,在面前的金光大道直通罗马的情况下,高育良却在祁同伟大学本科毕业那年秋天,告别了汉东大学,告别了不太久之后就将是自己囊中之物的汉大校长一职,走入了汉东政坛!他当然也在政途上干得风生水起,然而,尽管马云波没有听过高育良的课,却还是觉得颇为可惜,他当年高考没可能考进汉大政法系,但可还真想过以后考研考去呢……可谁想,高育良却突然一声不吭地走了。


至于祁同伟,他不但以高分考进了汉大政法系,还是那几年政法系和汉东大学的学生会主席,一条同样鲜花铺满的阳关道明摆在他面前。可也同样令人难以置信的是,研究生毕业后没多久,这个初出茅庐的年轻人突然娶了时任汉东省政法委书记梁群峰的掌上明珠,一下子变成了人所艳羡的“女婿党”!可人们羡慕的啧啧声还没消失,紧接着,更让人惊掉下巴的事情发生了——明明可以在一省政法系统内挑个清闲安全又升职快的美差,靠着老丈人的福荫平步青云的祁同伟,竟然转身就进了汉东省缉毒大队!这也太匪夷所思了吧?就算非要去一线镀个金,缉毒队里也有相对安全的文职,但祁同伟偏偏又甘冒奇险地参与了孤鹰岭缉毒行动,不但以卧底的身份掌握了全村制毒窝点的准确线索,并且在抓捕行动中身先士卒,身中三枪,差点儿就没能从鬼门关脱身……


马云波看着一系列简介,觉得这个人毕业后的一系列选择都太不合常理了!他能以市文科状元的身份考入汉大政法系,说明他足够聪明也足够刻苦;他能娶到政法委书记的掌上明珠,说明他一定一表人才、人中龙凤;而成为一省三把手的女婿,说明他早就可以青云直上、羡煞旁人,那这样一个又聪明又英俊还前途无量的年轻人,怎么会选择进缉毒队?进了缉毒队还真刀真枪的抓毒贩?拼命拼到差点儿把命都拼没了……这实在是太没道理了!


马云波的困惑,让他对祁同伟这个“缉毒英雄”格外在意了起来。


报告会前一天,马云波把次日要用的发言稿整理了第三遍后,觉得实在没什么再可修改的了,便想去城里走走,换换脑子,他漫无目的走着走着,又走到了常去的书店。一边浏览书架上的书,一边想着明天要好好表现,与人错身而过间,马云波忽然心里一动:刚刚那个人?……那人穿着件很普通的白衬衣,在时尚风格相当港化的广东,看起来甚至有那么点儿土气,可那身并不潮的装束,却丝毫无损于他给人印象的“过目难忘”——毕竟,要忽略那样一张天生英俊潇洒的脸,也实在不是件容易的事!


“是那个缉毒英雄祁同伟!他怎么会在这儿?”这个念头在马云波脑子里一闪,他停住了脚步,回身看去,却见祁同伟从“新书”架目上拿了一本书下来,满心欢喜地看着封面,嘴角浮上一丝喜不自胜的笑容,然后便往收银台走去。马云波觉得好奇,不知道是什么不好找的书在这里找到了,便也走到那面书架前,在同样的位置拿了一本书出来,一看封面,他就什么都明白了——“《法理学基础问题再探讨》作者:高育良”。


原来是恩师的新作啊,怪不得!马云波想着,把书放回书架,他对于这种更近于哲学的纯理论,实在兴趣缺缺,他不想搞专业研究,还是更喜欢给老百姓干点儿实事。


一转头,祁同伟已经结好账准备出门了,马云波也快走了几步,远远地跟上那位缉毒英雄,一路往广东省公安司法管理干部学院的方向走。如果说刚刚的匆匆一面还不能让马云波完全肯定,那现在看着对方往警校那边走,就已经可以100%确定了。不过,祁同伟也没径直回去,而是在不远处的一个小湖边找了块石头坐下来翻书,他似乎看得很入神。


马云波觉得有点儿进退两难——他既觉得贸然打扰很不礼貌,又觉得错过这个机会有点儿可惜,正左右为难着,忽然听祁同伟说,“你要一直等到我把书看完吗?”


马云波愣了一下,左右看看也没旁人,祁同伟这话应该是和自己说的,还没等他答话,祁同伟站起身,朝他这边走来,“虽然我不是警校科班出身,但也学过反跟踪、反侦察,如果你跟了这么久我还没发觉,那我这条命恐怕早就交代在歹徒手里了。”


马云波刚要解释自己绝无恶意,就见祁同伟笑了笑,“我知道你没有恶意,如果不是看你穿着警校的常服,我也不会让你跟了这么久。”


马云波觉得讪讪的,脸一下子涨红了!一方面是因为心思被戳破的尴尬,另一方面则是因为……祁同伟笑起来也实在太好看了!就像春风一下子吹开百花,姹紫嫣红间,连那副标准的剑眉星目都摇曳生姿起来,更遑论那双眼睛是如此流光溢彩、顾盼生辉,轻易便能俘获人心!用“漂亮”形容一个英雄也许太过违和,但那一瞬间,马云波真是觉得祁同伟漂亮得简直过火了……


“对不起,是我太冒昧了,祁Sir您可别介意啊!”马云波连忙道歉。


祁同伟噗嗤一下子笑出声,马云波这才意识到自己用了一个港澳警察对上级才会使用的称呼方式!他们内地人可是不用这种奇怪的中英混杂的口语……“不是,祁长官,就是……我那个……”马云波想要解释,又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这个“口误”,反倒是祁同伟摆了摆手,“没事儿,我只是听着新奇”,他看着马云波,“其实挺好听的!”见祁同伟并不介意,马云波总算稍微放下些心来。


“你叫什么?有什么事么?”祁同伟还是把话题绕了回来。


“我叫马云波,就是这所警校的大四学生”,马云波一边说一边指了指干部学院的方向,“刚才在书店里偶然遇到你,觉得很难得,就贸然跟过来了,也没什么特别的事其实……”


“你对我似乎很了解,知道我是谁……”


“……”马云波想了下,决定实话实说,“明天的‘缉毒英雄巡回报告会’前,我会代表在校生做一个发言,表达欢迎的,所以,我提前看过你的资料……而且,刚才在书店我看到你买了这本书,就更肯定是你了。”


“那你是优秀学生啊!”祁同伟说,紧接着听到马云波提到他买的书,一下子就明白了对方的所指,“你知道我毕业于汉东大学政法系,而这本书的作者是前系主任、也是我的授业恩师高育良,我会买这本书,而且还往警校的方向走,就算介绍资料上的照片不够清楚,你也可以肯定我是谁了,所以,我刚才突然问你的时候,你才会脱口而出‘祁Sir’,对吧?”


祁同伟把马云波的推理逻辑简要复述了一遍,条理分明、丝丝入扣,马云波佩服地点了点头。


“你脑子很好使,是个当警察的好苗子!”祁同伟夸了一句,复又问道,“确定好接收单位了么?”


“……”马云波沉默了一下,然后抬起头看着祁同伟,“我想进缉毒队!”


祁同伟愣了一下,然后笑了笑,“那可是危险性最大的选择了。”


马云波点点头,“我知道……不过,你不是也选择了缉毒队?当警察就是要保一方平安,广东前几年都很乱,去年情况好了些,但谁能保证不会故态复萌?”马云波说话的声调铿锵有力,“我想踏踏实实地做点儿事!而不是整日坐办公室。”


祁同伟似乎也被这个将要毕业的年轻警察打动,点了点头,“说得好!我相信你会是个出色的缉毒警察!不过,这项工作确实非常危险,甚至可能这种危险不完全是针对你自己的,如果要上一线,最好还是先征求一下家人的意见,毕竟……”说到这里,祁同伟的眼神微微暗了一下,“他们需要和你一起承担风险,甚至,可能是更大的风险。”


祁同伟的话说到了马云波心坎儿里,他的毕业去向之所以还没有最终确定,就是因为家人反对!毒贩都是穷凶极恶、丧心病狂的,为了暴利,什么残忍的事情都干得出来,缉毒警察历年来的致伤、致残,乃至致死率,都远远高于其他警种,甚至连带着家人也要因此承担巨大的风险……马云波选的这条路,是最艰难也最艰险的!


沉默了一下,马云波忽然问,“我能问下你为什么要选择缉毒队么?以你的身份,明明可以选择又清闲又安全还升得快的美差吧……”


祁同伟听了,没有马上回答,而是把头转向了湖面的方向,时间已近傍晚,西天的斜阳透过树梢,在湖面上洒下一片熔金的颜色。见祁同伟没有回答,马云波觉得有点儿慌,突然暗暗后悔自己刚才的问题太唐突了。“对不起啊,我不是要故意瞎打听的,你可别介意,当我没说!”


“也不是”,祁同伟说着转回头,淡淡地笑着,“只是理由没有你想的那么伟大,如果我有的选,可能……”祁同伟说到这里再次停顿了,眉峰微微皱了下,终于还是换了另一套说辞,“禁毒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事业,总要有人去做,现在的一切,也许只是上天眷顾我。”


祁同伟说完,垂下视线,他终于还是把几乎冲口而出的话压了下来:如果我有的选,可能我根本不想冒这个险!可我有的选么?反正这辈子都要被人戳脊梁骨了,可我多少总还是想留下点儿能证明自己的东西——祁同伟不是天生就想跪舔权力的贱骨头……


两人之间忽然陷入了沉默,只有岸边水草丛里的青蛙不时叫上两声。


TBC


评论(2)
热度(22)
回到首页
© 世人皆欲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