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人皆欲杀

《交错》(中)——【祁同伟/马云波】【隐高祁高】【人义Xover破冰行动】万字拉郎文 就为一时爽……


本篇说明:

1、本文是《人民的名义》中祁同伟和《破冰行动》种马云波这两个角色的拉郎文,文本故事架构在《破冰行动》的时空下。关于这个拉郎故事的缘起初衷,将在全文发布结束后的“扯闲篇”中做详细说明。

2、本文中涉及到祁同伟的部分情节,与个人去年所写旧文《瘾 · 情绪断章无情节》相关。不过很可惜,那篇文章还在草稿箱内,尚未发布……但并不影响对本文的理解,只是对人物情绪的铺垫稍有欠缺。

3、本文中所涉及的祁同伟孤鹰岭缉毒的前因后果,详见个人中篇《世人皆欲杀》中若干章节的描述:第八章:孤身犯险 祁同伟缉毒孤鹰岭;身中三枪 凭儿歌求救秦老师     第九章:祁同伟手术台生死一线 高育良困林城无奈苍天      第十章:做英雄 祁同伟风光无限;订盟约 不相负死生师徒

4、拉郎CP,自带OOC,点击阅读请慎重,望知悉。

5、我也不知道这个CP的名字叫啥,只是觉得“祁马”或“伟波”都有点儿怪,干脆都取两人名字中间的字,叫“同云”吧……反正一人圈,其实叫啥都无所谓。全文为马云波主视角。

6、全文13000+,会分成上、中、下三次发完。

**********

前篇回顾:《交错》(上)——【祁同伟/马云波】【隐高祁高】【人义 Xover 破冰行动】

那天,他们又坐在湖边聊了不少,从学习到工作,从过去到未来,眼见着天色已晚,祁同伟忽然想起晚饭的事,抬手看看表,才发现校方准备的接风宴恐怕都已经开始了!尽管他在招待所的桌子上留了话,可毕竟不该让别人等自己,于是,他连忙站起身,抱歉地说,“刚想起来后面还有安排,搞不好校方要急成热锅上的蚂蚁了!有缘的话,以后我们找个时间慢慢聊。”


马云波也赶紧站起来,“对不起啊!我耽误了你这么多时间……”


“没事儿,聊得这么开心,就忘掉时间了。”刚转身要走,忽又转回身来,“对了,这本书送你吧!”说着,祁同伟把手里那本《法理学基础问题再探讨》扬了扬,“就当是个纪念。”


“这怎么好意思?你不是刚刚才买的么……”


“做学生的,买老师的著作难道就只买一本?也就是最近这几个月跟着报告团来回跑,难得今天看到新书上架,就忍不住想要买来尝尝鲜,不然在汉东的话”,祁同伟眼中忽而闪过一抹狡黠的光,“我是一定会有签名版可以珍藏的!”说完,他笑着把书放到马云波手里,“虽然是偏重理论探讨,但老师写的书总是很有趣,一点儿都不枯燥,非常深入浅出!当警察大部分时候是琐碎的日常工作,偶尔看看理论著作,也很有裨益的。”


其实,这本书稿的誊清和初较都是祁同伟做的,他对内容早已了熟于心。自从他进入汉东大学开始,就一直在主动帮高育良做书稿的誊抄和校对工作,祁同伟格外耐心细致,不但能将高育良课上的板书模仿到几可乱真的地步,就算是老师飘逸潇洒的钢笔字,他也能模仿到七七八八,只是可能缺少书法基本功的锤炼,间架模样很像,可细看之下,仍能看出运笔劲力的不同。


而自从把书稿交给祁同伟校对后,高育良就非常省心了,特别是出版社返回来的排版稿,祁同伟更是看得特别仔细,不但缺字少字能补、错字别字能改,就算是“的地得”的使用,也异常严谨准确!高育良的书稿付梓后,是根本不用出“更正”的。


誊抄这本书稿时,是祁同伟刚到缉毒大队不久的事。队长知道他身份特殊,死活不让他参与一线行动,非把他摁在办公室里,又几乎不给他安排什么实际工作,祁同伟没办法,便向老师要了书稿来誊抄,反正闲着也是闲着。而等到初稿排版好,祁同伟已经从鬼门关上过了一遭,他听闻此事后,就非要管老师要来校对,高育良不肯,说让他安心养伤,不可劳神,祁同伟便摆出委屈的表情卖惨,说自己整天被关在屋里无所事事,长日漫漫,实在闲得快要长虫,给老师校对书稿,反而是“救了自己一命”呢!


高育良拗不过自己的学生,只好把书稿交给他,然后反复叮嘱不要太着急,慢慢看,万万不可劳神!然而,一再保证的那个学生满心欢喜地把书稿接过来,到了还是在最快的时间就校完了……书稿后续的二校、三校,只是板式上略作了微调,于内容方面就再没有过改动了。


马云波当然不知道此刻祁同伟心里回忆翻涌的那些起起伏伏,只觉得对方脸上有种异样的光彩。他点点头接过来,忽然想起自己身上有带着笔,便问,“那可不可以请你签个名?”


祁同伟摇摇头笑道,“我哪儿敢在老师的大作上写自己的名字啊!太过僭越了!不过以后要是我也能出书,一定签一本送给你。”


“一定会的!”马云波接过书,两人握手道别。


看着祁同伟快步而去的背影,马云波又在湖边坐了一阵,借着最后一点儿微光,翻了翻那本书。在作者简介部分,他看到了高育良的一张半侧身标准相,戴着金丝边眼镜的这位高教授,果然是倜傥俊逸、儒雅谦和,透着一身厚重内敛的文人学者气。马云波没来由的想,这师生俩眉宇间的气质竟颇有几分相似,想必真是言传身教、亦步亦趋了。


第二天,无论是马云波代表在校生的致辞,还是英模事迹报告会本身,都非常成功!其实,马云波早已听过祁同伟的演讲,但现场再听一遍,效果和听录音实在是云泥之别,他完全被吸引了进去,情绪跟着祁同伟的声音、表情和动作而跌宕起伏,或愤慨、或紧张、或激动、或振奋,听完良久,他的心都不能真正平静下来。


当天晚上,马云波意犹未尽地写了一篇数千字的日记,将自己这些天的经历和感悟都写了下来,他觉得这两天将对自己的未来产生重大影响,事实上,他也确乎是在报告会第二天正式递交了去缉毒队的申请!说是偶像也好,榜样也罢,马云波明白更重要的不是口头上的下决心,而必须是实实在在的行动!


马云波婚礼那天,看着妻子于慧穿着刺绣繁复漂亮的中式龙凤褂走向自己,觉得人生中最幸福的时刻莫过于此!


不期然的,马云波忽又想起祁同伟那天说过的——“如果你能找到那个你愿意为之付出一切的人,在那个人面前,所有的困难就都不再是困难了,你可以为了她做任何事”——是的,他找到了!他要用自己未来的每一天去好好疼爱这个将一生交托在自己手里的女人,竭尽全力给她最大的幸福!有人和他说过,对于缉毒警来说,家庭、爱人、孩子,恐怕都是负累,可他想,不,不是的!应该是如祁同伟所说的,他们反而是一个缉毒警坚韧顽强、百折不屈的力量源泉!


爱一个人,所以要强大到足以保护这个人!


当缉毒警的妻子是个苦差事,潜藏于暗处的危险、长时间的巨大心理压力、高强度又没时没晌的工作,还有毒贩无所不用其极的威逼利诱……可于慧从来没有抱怨过,只是默默地把小家打理得井井有条——代马云波给双方的老人尽孝,让他不必为了家里的事操心;给他买质量最好的维生素,督促他每天按时吃;无论丈夫加班到多晚才回来,都一定有可口的热汤热饭……


得妻若此,夫复何求!


马云波心里常怀感恩,他总是想“等这个案子忙完了,一定要带她好好渡个假,补上因为突发任务而没能成行的‘蜜月之旅’!”可每一次,又总是会被其他事情耽搁,脑海中谋划良久的蜜月之旅也始终就只存在于脑海中……倒是他自己在缉毒工作中成绩斐然、屡屡受奖,很快就在东山市公安系统中独当一面了。


所以,当那天在商场的滚梯上,妻子帮自己挡住毒贩射来的子弹,一身血地扑倒在自己怀里时,马云波觉得心跳和呼吸都停止了!那一瞬间,他惊恐万状地看着血泊中的妻子,有那么几秒钟,完全不知道该如何反应……


应该是他来保护她的,可现在,却是她为他挡下了致命的子弹!


急救手术进行了十几个小时,马云波就一直守在手术室门外,死死盯着手术室青灰色的大门,身上一直穿着那件沾满妻子鲜血的衬衣……


阿慧,如果你有个三长两短,让我还怎么活?!


阿慧,你怎么能这么傻?那是枪啊!


阿慧,阿慧你可千万不能有事!我还欠你一次蜜月旅行,还欠你这后半辈子啊……


经过和死神的争分夺秒,于慧的命终于保住了!可马云波还没能稍微松口气,就听医生无奈地宣告了坏消息——毒贩的霰弹枪,在于慧的身体里扎入了152块碎弹片,尽管主刀医生已经足够尽心尽力了,可还是有9块碎片因为扎入脏器太深而无法取出,强行取出的话,可能造成内脏大出血,反而严重危及生命……


也就是说,于慧的后半辈子,可能都要被那9块碎弹片折磨!


“她需要长期休养,我们也会定时开一些止痛药物,不过您一定清楚,止痛药只是缓解,不解决真正的问题,而且,剂量必须严格控制,所以……可能更多的还要靠她自己了!如果未来弹片可以和脏器细胞长在一起,也许,疼痛感会降低。”医生的话,像一声声炸雷不断轰响在马云波耳边,他理解了每一个字的意思,可他一个字都不想听懂!


公安局领导非常体谅马云波的特殊情况,不但给于慧安排了最好的治疗条件,在她出院后,也给马云波批了很长一段假期,他终于可以带着妻子去补“蜜月旅行”了……


他们租了塔希提水面上搭建的小别墅,每天就在海天之间无所事事,看着清澈的海水在透明地板下起伏;晒着明亮的阳光感觉时间在肌肤上跳跃;吹着潮湿的海风体味着一点点黏腻的咸味……他们就那么安安静静地浪费着时间,说说好几年没时间说的情话,看看好几年没仔细看过的爱人,就那么彼此依偎着慢慢睡着了,仿佛人世间再没有任何烦心事!


然而,只是,仿佛……


TBC


评论
热度(9)
回到首页
© 世人皆欲杀 | Powered by LOFTER